舊作刊頭圖

 

 我的心情難以闡述,這一段時間以來,我的心情由如坐升降梯一般起起落落,內心的想法千迴百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連寫文的心情都無,我也不願老寫些傷春悲秋的負面情緒,只是,只是……我真的不知道還能再多說些什麼,或許我只是又一次的低潮期,或許、或許。

 既然不知道該寫些什麼,那麼就把我過往一些舊文詩作放上來,聊勝於無吧,我是這麼想的。看官們,我從來不知道你們是以怎樣的心情和想法看待我這個小小天地,我只是在此用自己不多修飾的心真誠以待。

 

 從下一篇開始,會有很多篇我的舊作,都是些不成熟的過往習作,以「詩作」名之或許會污衊了「詩」這個偉大又特別的詞彙,但,如不以此為名,我還真不知道如何名之了。

 那就這樣吧,接著看下去吧,看我如何將我的青春年月虛擲的,呵,都是耗費在這些文字上頭了,有興趣的就看下去吧。

 

 

 

 文by覺非/春日總是特別感傷

<========簽名檔分隔線開始=========>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簽名檔分隔線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