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洪流削減不去的女性哀愁~《雪花與祕扇》by 馮麗莎
《雪花與祕扇》by 馮麗莎

時間洪流削減不去的女性哀愁~《雪花與祕扇》by 馮麗莎

《雪花與祕扇》by 馮麗莎
《雪花與祕扇》by 馮麗莎


《雪花與祕扇》是第二本我看的「馮麗莎」著作。她的著作裏常帶著大量女性議題,這應該與她本人長期關注女性權利有關。這本《雪花與祕扇》是以中國湖南偏遠地區的女性為主,以當地婦女間私下使用的『女書』為主軸,從中串連本書整個架構。

    女書,又名江永女書一種獨特的漢語書寫系統,也是世界上發現的唯一的女性文字,起源於中國南部湖南省的江永縣。以前在中國湖南省江永縣及其毗鄰的道縣、江華瑤族自治縣的大瑤山和廣西部分地區的婦女之間流行、傳承的神秘文字。但是文革的嚴重破壞,再加上隨著時代的發展,女性的文化水平提高,女書面臨著瀕臨滅絕的境地。

    ——來源網址:維基百科


因為那個時代的婦女沒有任何地位,只能遵從「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三從觀念,她們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沒有所謂的自由意志,她們充其量只是家裡的財產,婚配也是為了替家裡帶來利益。她們唯一能作主的就是透過『女書』與自己的結拜結妹,或是『老同』交流自己的心情。

『老同』,等同於女性之間的結盟,也能算是精神婚配,一生中只能有一位『老同』,不能背叛、不能結交其它,比真正的婚配關係更加緊密的一種結合,套在現代詞彙裏,可以說是靈魂伴侶。




在看馮麗莎這本《雪花與祕扇》時,我恰巧因為癸水期而身體不適,坐臥在床的夜半時分,讀著本書,我心中的哀嘆不可言喻。對於書中的一些情節片段,印象最為深刻的是「纏足」那一段,看得我心驚膽跳。纏足原本就是一種酷刑,更可怕的是,得在幼童時期就進行,那對女童來說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啊!


古代女子的婚配本來就是父母作主、媒妁之言,女子是完全沒有任何自由意志的,唯有「老同」的結盟能讓她們獲得些許自由。這「老同」,可說是女子一生中最珍貴的選擇;妳無法選擇婚配對像,甚至婚後也無法避免丈夫另結新歡、討小妾,但是「老同」的結盟卻是一生一世,只能有一位老同,你們之間沒有情慾的困擾,能夠將彼此最真誠的一面展現給對方,彼此之間的愛,是真愛,是唯一,是純粹沒有雜質的。


看到書中的「老同」結盟那段,讓我不禁回想起學生時代的往事……那時,我也和一名女同學成了手帕交,只可惜結交多年後,仍然因為許多因素而分道揚鑣,再不是「老同」。


中國男性自古以來就將女人視為自己的一項財產,而女人是最沒有地位的,這一點在書裏有很細膩的描述。但,若要深究,女人對於男人一點影響力也無嗎?那倒也不至於,只是影響的方式和手法不同吧。


書中兩名女主角「雪花」和「金蓮」出身不同,原本是雲泥之別,但卻因所嫁夫家不同,命運從此改觀。而那個時代的價值觀扭曲極大,看在我眼中相當無法忍受,有很多次我都想大聲喊罵出來,我知道,我入戲太深。可,對於那時代的人們,或許該說是女人們,我真的覺得很心痛,為她們不值,但卻又無可奈何。這就是中國女性一直以來受到的歧視和不平等待遇啊!


書中對於女性情誼的描述相當深刻,尤其是那個封建保守的世代,女人的一生就是在繡樓裏渡過,她們僅能與結拜好友或「老同」傾訴自己生活點滴裏的喜怒哀樂,在無法見面相談時,她們書寫秘密的「女書」,用外人看不懂的特有文字、意義來傳遞彼此間的情誼,而這樣的感情能持續一生。


馮麗莎對於中國文化和中國女性有她獨到的見解,她的著作大多以中國女性為主角,場景也多設在中國,這或許與她自身的來歷有關。她的曾祖父是中國人,由中國到美國奮鬥,最後還成為洛杉磯的華人街教父,這本身就是一段傳奇故事,而馮麗莎本人也是美國華裔婦協推薦的全美傑出女性之一。雖說馮麗莎有中國血統,但她畢竟是自西洋國家出生長大的,對於中國女性的悲苦感受並不深刻,最多只能從蒐集得來的資料故事裏去揣測,所以看在我的眼中,有些地方仍是較為西化的。


由於本書取材特殊,所以很受到西方的矚目,相對在中國也有其名氣,如今也改編為電影,目前正在趕拍當中,相信不久之後便能看到電影上映;相傳女主角是由「章子怡」、「李冰冰」和「全智賢」擔綱演出。



  • 本文書籍連結皆含有博客來網路書店的「AP策略聯盟」連結,點連結購書本人將享有訂單4%的佣金回饋。
  • 歡迎留言討論/推薦/讚美/臭罵書,但請不要爆雷,還有其他朋友沒看過喔!


  • 文by覺非/令人慨嘆地中國女性命運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