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短篇|致.史考特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每個女人或許都曾在年輕時遇見過一名史考特,談過這種近乎自虐般的戀情,從這樣不對等的位置中學會該如何愛人、乃至於自愛。妳曾經遇見一名叫做史考特的男人嗎?可不可以請妳也多愛自己一點?

短篇|致.史考特

 

 

        引子

 

史考特是在二十二歲那年闖進她的生命裏,在那之前她以為自己的感情生活已經很精彩了,沒想到因為他的出現,開始了她苦命的戀情……

每回和史考特約會的場景總在咖啡館,他們兩人都對咖啡情有獨鍾,同樣嗜咖啡、酗咖啡,把咖啡當水喝,對咖啡的喜好卻南轅北轍,正如他們對「愛」的定義不同。這次的相戀帶給她生命的衝擊十分大,也連帶的影響了她日後對感情關係的對待方式,現在,就看我抽絲剝繭娓娓道出這段戀曲故事吧─ ─

以下皆採用第一人稱描述。

 

 

 

             前言

 

夜半時分的咖啡館中,只有我與史考特各自低頭啜飲彼此鍾情的咖啡,他欣賞 Cappuccino 和 Late 的溫和,而我卻偏愛 Espresso 的濃烈,就像我倆對「愛」各自有著不同的定義。每回與他約會的場景總少不了咖啡館,似乎是定律,更像是約定好的默契,或許,只有在這兒的氛圍中,我們才能安心的暢談心語。

今夜,下著濛濛細雨,在這靜謐的角落的座位上,我娓娓道出童年夢靨以及青澀年月的叛逆,與日後輾轉墮入紅塵的因由……在如此剖心掏肺後,他卻問我:我們在個性、對人、事、物的看法及應變、處理方式上差異太大,若日後關係惡化,是否會反目成仇、連友誼都蕩然無存?那該如何是好、我又會作何反應?

這樣的問句令我極端不安,即使他迅速補了一句:當然亦有可能愈佳!但,話已出口便難收回,好比覆水難收, 破鏡無法重圓……;我在心中不住地問自己:你要結束彼此的關係了嗎?要離開我了嗎?要放棄了嗎?

三個問句在腦中盤旋、 吶喊,我以為我沒問出口,但大腦卻不聽使喚的下了命令。於是從不願傷人的他,連聲地勸慰:別胡思亂想!我只是假設!別鑽牛角尖!

呵!但願你真的無心,因為我已開始心冷,開始感到悲哀─ ─為自己的情感、為自己戀愛的心。甚至覺得心中有某個部位,重重落下,摔.得.粉.碎。

五年前初嚐情殤,便教我遍嚐打落牙齒和血吞的凌遲之痛,那痛,真箇只有“痛‧徹‧心‧扉”四字可比擬;五年後的今天,莫非又要再痛一次嗎?若果結局如我所想,我必不會再以心試愛了吧?!那傷,畢竟太痛、 太濃烈、太深刻!再禁不起、 再受不起、再也不嚐!如今憶及,心中仍會隱隱作痛,原以為一切早雲淡風清,如過往雲煙,但為何竟又害怕舊事重演?

記得自己過去曾說:要有人愛我愛到老愛到死!有人告訴我:這樣的愛太累!在現今社會中再找不著這般癡情之人。為什麼?一千一萬個為什麼?愛,不是純粹的嗎?不是永恆的嗎?不是不變的嗎?那又為何做不到這單純的要求?那人回答:因為人會變、環境會變、心會變, 愛當然也會變、會轉移,大自然的定律使然。

不!不!不!古今中外多少為情癡狂的男女,好比陸游與唐婉,雖被惡婆婆硬生生拆散,卻依舊深愛對方,至死不渝,甚至留下了“釵頭鳳”這闕詞供後人吟詠;又如林覺民與其妻相互的情深款款, 只因生於戰亂才天人永隔,生死兩茫茫,而林覺民亦寫下一封至情至性、有血有淚的“與妻訣別書”,每個讀過此信之人皆鼻酸不已;南宋的李清照是有名的女詞人,與其夫趙明誠的恩愛眾所皆知,他倆皆為文壇名人, 亦為戰亂所苦被迫分離,“聲聲慢”便是證據……可供列舉的情侶不勝枚舉。我相信世上有真愛,亦不放棄自己的堅持,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我定能遇見守護我一生一世的本命者,值得託付終生。

說不定現在我的那個他便是,即使他從未對我許下任何承諾,但 ,我相信若他感到時機成熟,便不再吝惜那句諾言。雖然,他的問句傷了我,將我推落陰暗谷底,可,我仍舊願意給他機會與時間,心,仍向著他。

若有朝一日,有朝一日頑石開竅,我便不再為情所苦為愛傷神,?﹝為何自己心中竟無半點把握?心虛……﹞噢!他會嗎?他能嗎?他真做得到嗎?生命中那唯一全心全意守護我的本命者,會‧是‧他‧嗎?

呵,好累,心好累!於我而言,生命中最重要的便是“愛”,若有人能一生一世呵護著我,將我視如珍寶的捧在手心中,願意愛我愛到老愛到死,永不離棄、至死不渝,我便隨他至天涯海角,如女蘿草與菟絲花般,永生相隨。

愛我、 呵護、 守護我,吾今生便死而無憾,不枉走這一遭。誰?是誰?誰是我今生命定的守護本命者?會是你嗎? 我的愛,我的那個他?!

Hey Scott, below six paragraphs are the thoughts I have always wanted to write to you, but have never sent them. You never know how I love you so.

 

             之一.重逢

 

心是悶滯的。又與那名同我一般嗜咖啡的男子,重.逢.了 ─ ─

這是否又應驗了我曾經憧憬的夢想?我不敢揣測!又開始了心不在焉,又開始了厭食的症狀,呵,內心亦開始渴望咖啡因的刺激了,思緒飄回去年那風和日麗的情境……

我不禁害怕起這宿命的重逢,害怕自己重蹈覆轍,多麼矛盾的我啊!喜愛與恐懼並存的心情,我該怎麼辦,又能怎麼辦,如何自處,才能掙脫‧遠離這恐懼的囚籠?我又再一次─ ─身陷囹圄,啊, 這無解的愛情方程式。

 

 

             之二‧答案

 

昨夜又喝多了,真不該呵!可我就是無法克制酒精的召喚,正如同時間過了這麼久,而我 , 依舊無法對他忘懷─ ─

兩天來沉醉在睡與醒的邊緣,日子過得頹唐不安、糜爛至極,真是想麻醉自己,最好永遠都別清醒!可,永遠又是什麼呢?

做了一件令自己難堪的事 ─ ─半醉半醒之際,我鼓起勇氣給了他一通電話,電話那頭的他亦在酒場中應酬,頭腦不甚清晰的我根本忘了曾說過的話,真箇害怕自己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語!害怕自己打破了既定的相處模式,在我們分手後這段日子以來的模式,但,就只能是朋友的身分嗎?心有不甘呀!

畢竟,我曾經那樣瘋狂熱烈地愛著他,也曾那般倉惶失措地想著他,世界裡只容得下他,只有他!如今,真就只能讓那一切雲淡風清?真能矇住眼當一切沒發生過?為了他,我消瘦的程度令友人們皆心疼不已!可,這一切我全都甘心情願,為了得到愛情的甜蜜,這麼一點點苦楚又算得了什麼?

只是,他終究還是離開了我!徹徹底底地帶走了我愛人的勇氣,自此 ,我再不相信愛情,不相信男人。縱使 ,那些個男人們待我皆不差,但,愛情這東西就是如此微妙,無論如何都強求不來的,誠如他之於我,我之於他人。

好不容易,才令自己漸漸豐腴起,他,卻又不經意的重新出現我眼前,重新出現我的生命中,而我,依舊教他迷得神魂顛倒,心魂俱顫,猶如去年相會時。是該來的躲不掉嗎?亦或我前生欠了他的?今生便要來償還。

現下,又出現了那種症狀,一進食便反胃的作嘔,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出現了。人們說失戀是減肥的良方,可我與他交往,卻是我消瘦甚巨的時刻,更甭提失去他時的程度了。似乎,我只要能靜靜望著他,與他一同啜飲彼此鍾愛的咖啡,便已心滿意足,便充滿飽足感,這是幸福, 或不幸?! 我總遍尋不著解答,或許,再讓我愛他一回我便能了解,雖然我知道這是我私心的藉口,可心頭仍舊感到甜蜜。

呵, 明晚,明晚便能見到他了!他會主動與我聯繫嗎、 他會找我嗎、我倆能單獨共處嗎?噢,我真是不害臊呀!可, 他對我仍有先前的情愫嗎,還是一切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別呀,別教我一語成讖哪!心痛的感覺,放棄一切也被一切放棄,那樣割心的痛楚,我不想‧不願再受一遍呀!半年多來,我始終無法再被人感動‧再去愛人,這種行尸走肉、自欺欺人失去作夢‧織夢的權利‧感受,我再不要經歷了呀!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傷害我?不要讓我總是處在苦海之中,眼見別人對我伸出援手,我卻不願自救。日復一日,夜復一夜,不停地麻醉自己,害怕清醒、害怕看清一切,害怕……;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讓我承受這樣的痛?雖然,我早已痛至麻木、痛至無感,但,我依舊是人呀!依舊有七情六慾、有愛恨嗔癡,依舊戡不破紅塵、參不透情愛。我,畢竟是凡人,再無感也會受傷、 會流血、會死亡,不要讓我一直猜測你的想法,不要再考驗我、不要再折磨我,好不好?!你應當瞭解我不隨便開口討饒認輸,可如今就當我求你,好嗎?

我知道即使我說的再多,你也聽不見、感受不到、更不會知道我內心的想法。因為,我永遠沒有勇氣在你面前訴說;因為,在我心目中你總是那麼高不可攀;因為, 在我心中‧眼裡你永遠那麼完美。所以,我不敢提及我的想法,只怕你笑我愚昧、無知!我們之間的距離,就好比天地間的距離,那般遙遠、那般不可及,可我卻一再苦苦追求,不肯停歇,這樣的我,是愚笨的吧?!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好想愛你,更想被你疼愛。這是奢望嗎?告訴我!誰能給我一個答案?你能嗎?

 

 

             之三‧思念

 

睡不著。縱使心頭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倦的、是累的,可偏就是無法閤眼休息,因為, 我在想他……

想念在中部工作的他,他現在在做什麼呢?用午饍了嗎?或依舊忙活著呢?累嗎?因為仍在思念他,所以我捨不得讓頭腦停歇,捨不得睡、捨不得放棄任何一刻時間,只是為了想他,即使他不會知曉我是如何想他,那也無妨,因為我自己知道:我想他!

想他的眉眼、想他工作時認真的態度‧表情、想他發表自己想法時的高談闊論,只要能如此地想念他,我便覺得自己是幸福的,甚至感覺得到甜蜜。『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 隨行。無聲又無息,觸碰在心底……』,王菲不也如此唱過思念的歌曲嗎?在愛情裏的思念,都是美好的,只要能夠思念對方便覺甜蜜,即便犧牲了睡眠、即便為伊人消瘦,都是值得的,不是嗎?

可惜,男人們永遠不懂,永遠都不會懂!

 

 

             之四‧卑屈

 

為什麼?還是不懂人為何要愛得如此辛苦?在他面前,我總是顯得那般渺小‧卑微,像沙漠中的一顆砂礫、如滄海之一粟……

常常不自覺的掉入思念的漩渦中,怔忡地發呆,能掙脫一切什麼都不要了嗎?逼自己別再去想他,迫自己不要再愛他,不要再如此卑屈的癡愛。

這樣,是否就能慢慢學會遺忘?慢慢、漸漸,我便能記起自己還是一個人,一個有尊嚴的人!可以做得到嗎?可以就這麼輕易掙脫嗎?可以嗎?!

 

 

             之五‧改變

 

他,我心目中的天神,完美‧擁有絕美靈魂的高貴人種,正枕在我身畔酣然入眠,我想,幸福的定義便是如此吧!二度激情纏綿、翻雲覆雨的魚水之歡過後,他疲累的沉沉睡去,而我卻頭腦清晰的輾轉反側、遲遲無法成眠,是興奮使然吧!

心中總算有股踏實感了,多日來的懸念終於得以安心卸下!喝了整夜的咖啡,談了一晚的心事,末了終究能得到他熱情的呼應,約略知曉他的心意,令我暗自竊喜不已,好似在耶誕節得到耶誕老公公禮物的小小孩。於是,我不再急於向他討答案,不再迫切追問我在他心中的地位何如?我變了,變得沉默,變得小心翼翼、謹言慎行。

因為,我不願再犯類似去年的錯誤,不願做個重蹈覆轍的笨女人,只是單純的享受他陪伴身旁的感覺,這樣便足夠了,不是嗎?何苦非要尋求一個令雙方皆難以啟齒的答案?是該學聰明些了、是該有所成長了,學著做名聰明且言簡的女子了。

畢竟,我已錯過一次,若還學不會教訓,便真是個傻子了!是的,不再多問些什麼,即便有逃避的駝鳥心態,可也比當陣前炮灰來得可賀多了,就這麼做吧!學習調整心態、更正腳步,漸漸,我就能尋出一個與他平和共處的方法,便不再只處於挨打的弱勢一方,就這麼做吧!

 

 

             之六‧折磨

 

午前一刻,他還是理智地離去了,離開了我。而我,卻只會傻傻地擁著仍留有他體溫的被褥,癡癡地回想一切,藉由這樣好告訴自己那的確不是南柯一夢,是真真實實確確切切地發生過,他壯健的臂膀擁著我的感覺,依舊留在我心上,不曾抹去一絲半痕。我,則懷著極度思念他的甜蜜心情,好不容易地在午后三時許,漸‧漸‧沉‧睡……

夜幕沉重的覆上大地時,我在腦海中映滿他容顏的狀態下,慢慢甦醒。望著盡責的時鐘,目光瞬了好半晌,才能分辨自己不過休憩了五個多鐘頭,竟再也難以成眠,不禁要問:這是平日重眠的我嗎?抑止不住對他的濃密思念,我沉不住氣地撥了通電話予他,得到的結果卻是他─ ─ 理智而冷靜的聲音,與言不及意的幾句話語,他說他在駕車,我竟只能呆呆地溫言:專心點!於是電話彼端的他便匆匆收了線,只留下我猶自望著手中的話筒發呆。

滿腹的疑惑、滿腦子的問題,剎時間排山倒海地迎面而襲,我卻招架不住,持續發燒的喜悅,轉瞬間凍結‧成冰;心情,跌‧至‧谷‧底,墜.入.深.淵,陷入萬劫不復的阿鼻地獄、受火之煎熬,痛得我一句話都說不出 ─ ─

為什麼,你的感情總能收放自如?為什麼,你總能如此淡漠以待?我的熱情‧真心為何如此輕易就教你踐踏得粉碎?我把自尊剔除‧一心一意地付出,卻只能換得你幾小時的熱情,而其它時間的我就只能心存僥倖,告訴自己說不定哪天你又能恢復你的熱情了嗎?真的就只能這樣了嗎?真是誰付出得多誰便輸了嗎?

感情的世界裡,真有誰對誰錯‧誰輸誰贏嗎?為什麼我只能處在弱勢‧下風的位置?就因為我比你付出得多、比你愛我多得多嗎?你為什麼老要折磨我?我已經沒有氣力承受了呀!我愛得如此辛苦,卻永遠只能擁有你淡漠的回應嗎?你是不是太可惡了點?擁有了我的全部,卻吝於付出一絲半毫。我好想恨你!可,為什麼竟捨不得?不捨得讓恨火燒傷燒痛你,我竟是如此癡傻呀!呵,一開始就註定了悲哀的命運,我不怪你,只怪自己,只能怪自己的愛太熾烈‧太深濃‧太義無反顧,要怪,就怪我自己吧!

朋友們勸我別這麼傻,何苦為了你茶飯不思?她們總是告訴我克制‧把持些,你冷然的對待,我亦淡然處之,好將你的熱情‧真心給逼出來,才能考驗你的心意,何必苦了自己?!是呀,或許我真該如此,你若冷漠,我便比你更加絶情,我能如此待其它芸芸眾生,為何獨獨無法如此對你呢?因為, 你是你呀,獨一無二的你呀,總是吸引我的目光焦點的你呀!

這時, 我才真正願意相信,世上真是有報應存在的!過去總是我傷他人的心,總是我考驗他人、 折磨他人、踐踏他人,如今報應來了!因果循環自有天理,哈,你的出現便是對我最大的懲罰,只因我總捨不得傷你,於是自己便不斷的受傷‧被你傷害,自己亦不放過自己,自虐至極,比你傷我時更殘忍‧更不留情,如此的惡性循環‧磨折苦痛,究竟要到何時才能終止?

 

 

             後記

 

每個女人或許都曾在年輕時遇見過一名史考特,談過這種近乎自虐般的戀情,從這樣不對等的位置中學會該如何愛人、乃至於自愛。我們一次次修正自己對於愛情的「知識」,並且每一回都記取教訓,告訴自己下一回、下一回絕對不再重蹈覆轍,絕不犯同樣的錯。我們依舊願意相信愛情,依舊有一顆粉紅少女心,終至遇見一回良配,那時,仿似重新投胎般,徹底改變命運。

妳曾經遇見一名叫做史考特的男人嗎?可不可以請妳也多愛自己一點?

 

文by覺非/一生總要烈戀一回

初稿修訂於:2000/01/06 華燈已上
完稿於:2000/02/01 寅時初上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相關文章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