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狂想

 

請先閱讀

 

 之二.實驗

 

 葉蝶決定開展她對男人的報復,當然要先找個倒楣鬼來做實驗看看成效如何。酒商王敬堯太滑溜,自己不要被他給一口吞下就不錯了,所以葉蝶絕對不會找他當實驗品,至於這個方瑞和就不同了。

 

 他看起來似乎有點情意,但決非真心,畢竟是個有家室的人,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玩得太過火,所以他是個絕佳的實驗品。

 

 兩個月下來,葉蝶已對這酒場文化有了粗淺的瞭解,其實大家不過都是做戲,只要妳戲演得好、夠逼真,沒人會對妳有所非議,反倒讚妳有本事,能夠將男人耍得團團轉,眾星拱月般的捧著妳。

 

 這麼想來其實很悲哀,以前在故鄉時她不懂,總是真心待人,卻往往叫人厭煩,她前夫就是個最好的例子,現在她可不會再這麼傻了。她為自己編織了一個個面具,對著不同的人戴上相應的面具,再也不拿真心示人。

 

 經過昨夜的短暫相處,葉蝶得知這個方瑞和是北部一家建築師事務所的監造,業界行話俗稱的『PCM』,也就是說那些工程裏的大小事務都由他經手驗收進度並且蓋章,如果沒有他手上的這個章,那麼工程要順利進行下去也就難了,所以那些個主任們每個都爭相巴結他。

 

 換句話說,只要方瑞和想去哪兒吃晚餐,或想去哪間酒店喝酒捧小姐,他們都得乖乖接受,當然一切帳款也全數由他們買單。如果他們不接受,那方瑞和可以隨時敲掉他們工地裏他認為品質不好的建築體,但,方瑞和之前卻一直不願這麼做,據他所言他不願被他們箝制住,畢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可,昨晚方瑞和對葉蝶說:如果妳業績不夠,需要我幫忙,儘管開口,我能幫上忙的地方一定幫妳到底。衝著他這句話,葉蝶像是吃下定心丸一般,決意從他下手拿他開刀。

 

 現在不過是下午時分,葉蝶就已經拿起手機撥號給方瑞和,給他個驚喜:「喂,方,是我,蝴蝶。在忙嗎?沒有、沒事,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聽聽你的聲音。呵呵……是嗎,我?我在家呀!喝咖啡?好啊,可是這不會耽誤你的工作嗎?嗯,好,我知道了,那我等你,嗯,拜。」

 

 電話才一掛斷,葉蝶原本漾著甜甜笑意的臉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陰沉的殘酷,她馬上自床榻上起身進入浴室梳洗。口中哼哼唱唱著:我曾經愛過這樣一個男人,他說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我為他保留著那一份天真……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該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睡……

 

分隔線

 

 方瑞和牽住葉蝶的手,站在半山腰一家民宿開設的露天咖啡廳向下看,他轉頭看著白天素雅高貴的蝴蝶,不禁放軟聲調:「妳看,很美吧?這裡下午很安靜,幾乎沒甚麼人會來,我想這是一個談心的好地方。」

 

 葉蝶幾乎不著妝的素顏依舊美麗,其實這才是她最漂亮的模樣,之所以會以近乎素顏的樣子出現在方瑞和的眼前,是因為方瑞和的單蠢,沒錯,就是單蠢。葉蝶知道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可以不拘小節,放鬆一下,而且最高明的謊言,就是似真似假教你摸不清方向。

 

 這個下午對方瑞和而言,他會得到一個紅粉知己,但對葉蝶而言,這一切不過是她精心佈下的局,她要方瑞和自動自發的往這個陷阱裏跳,並且跳得心甘情願、無怨無悔,甚至事後還會感激葉蝶給了他一個前所未有的美夢。

 

 聽著方瑞和對自己輕聲細語的溫柔以待,葉蝶嘴角淺淺含笑,也無聲點頭,她用最美的角度對住方瑞和,接著輕輕說:「方,這裡的美景讓我好放鬆,想要眼睛閉起來好好享受這樣難得的悠閒。我從來沒來過這個小城,來了之後每天兜兜轉轉的忙碌工作,不曾有這樣的機會出遊,現在認識了你,我想是我的幸運。」

 

 方瑞和不曾遇見過這樣美絕的女人,在他周遭生活圈裏也從未有過這般高雅的人,不管是氣質或談吐就是與這小城裏的庸碌小民不同,夜晚的豔麗、白日的脫俗,在在令他炫目不已。現在,就連在這山城裏,也能說出這般不俗的話語,她說她遇見自己幸運,但真正幸運的人卻是自己呀!

 

 「不,妳不懂,那晚認識妳之後,才是我幸運的開端,我不敢說妳是我的幸運女神,那樣太做作了,可是,我卻覺得和妳相處的每個時刻都很開心,大概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候了。」方瑞和微笑以對,看著葉蝶近在身邊他只覺得幸福得好不真實。

 

 「幸運女神?別這麼說我,如果我幸運,怎會狼狽至此!」葉蝶對他那句『幸運女神』的封號很感冒,也覺得相當諷刺,於是垮下了臉,別過頭去轉身坐在山坳邊的咖啡座椅,不發一語地望著整個山景。

 

 「怎麼了?我說錯甚麼話了?妳別不開心!對我來說妳真的好比幸運女神,我說這話沒有任何諷刺妳的意思,我從來沒有遇過像妳這樣美麗又有內涵的女人,所以我把妳當成自己的幸運女神。如果妳不愛聽,我以後不說就是,妳別不開心、別生我的氣,好嗎?」

 

 看著方瑞和急得額上都冒出汗來的忙著解釋,就怕自己不開心生他的氣,葉蝶心中有股虐性上升,就是想看他對自己的誠意有多少,就是想看他跌入自己佈下的陷阱裏不可自拔,於是葉蝶輕輕開口:

 

 「方,你心裏究竟把我當成一般朋友,還是別有所圖?我很平凡,更是個酒店小姐,我很清楚外界怎麼看待我們這種女人的,我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女生了,你別說好聽話來哄我。」

 

 「蝴蝶,我是一直很喜歡妳的,我是真心的。但是我有家室妳知道,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把妳當成紅粉知己,比朋友更親,以後我們會發展成甚麼關係我無法預料,也不敢去想。我只知道,現階段的我就是每天都想見妳,雖然我結婚了,可是我還是貪心的想繼續擁有這段曖昧的關係,妳可以罵我無恥,可是,我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對妳那種難以形容的情感。」

 

 「再者,我從來沒有把妳看成一般的酒店小姐,妳沒有那種氣質,我相信妳不管待再久,也無法真正成為那樣的風塵女子。雖然妳現在身處這個大染缸,可是,我知道這樣的地方無法讓妳久待,如果妳想離開,我也可以照顧妳,為妳打造一個美麗花園,讓妳安心休憩。」

 

 方瑞和說完這段話之後,誠懇的握住葉蝶的雙手,半跪在她身前,仔細端倪這個才短短幾天就讓自己意亂情迷,日思夜想的可人兒。

 

 可惜呀可惜,葉蝶心中一點感動都無,她的心早就死了。這些甜言蜜語聽在她的耳裏只是摻了蜜的毒藥,一個有家室的男人,卻對家庭以外的女人流連忘返,甚至大言不慚地許下承諾,在葉蝶聽來根本就是死罪一條、殺無赦。

 

 葉蝶沒有忘記眼前這個男人是自己的實驗品,獵物一枚,於是她重整思緒,用自己覺得最為深情的眼神定定望住方瑞和的雙眼:「方,我相信你。可是,我不想破壞你的家庭幸福,也不想背上『狐狸精』的罪名,我已經身在風塵中了,即使以後脫離這個環境,也無法洗去曾是酒店小姐的這個污名。」

 

 「我知道你對我好,但,可以請你給我一點時間消化這個事實嗎?我需要時間好好思考一下……」葉蝶回握了方瑞和的手,淺淺苦笑。

 

 她的悲悽苦楚看在方瑞和眼中,讓他只想好好抱緊她、保護她。

 

 這,就是葉蝶要的結果,她在心中冷眼看著他,她知道從現在開始方瑞和已經是自己的囊中物了,日後要予取予求再也不是問題。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可嘆襄王有意、神女無心啊!美豔的女人向來是可怕的毒藥,蛇蠍美人包藏禍心~但是,這一切卻不是葉蝶能夠自主的,她現在已經被復仇的火焰團團包圍住了。

 

<========簽名檔分隔線開始=========>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簽名檔分隔線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