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套房出租,一房一廳一衛,不可炊,傢俱全,限單身未婚女子,意者親洽:陽明山仰德大道X號,水雲軒,練女士。」練雲萍和石定遠兩夫婦看了報紙上登出來的廣告,相視一笑,有默契的對著剛從樓梯間走出來的三個兒子,清了清喉嚨:「雲濤、雲浩,雲磊,你媽和我三天後要搭輪船出國,二度蜜月,公司的事就交給你們好好打理了,你們都沒有任何異議吧?!」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一章.之一

 

「套房出租,一房一廳一衛,不可炊,傢俱全,限單身未婚女子,意者親洽:陽明山仰德大道X號,水雲軒,練女士。」

 

練雲萍和石定遠兩夫婦看了報紙上登出來的廣告,相視一笑,有默契的對著剛從樓梯間走出來的三個兒子,清了清喉嚨:「雲濤、雲浩,雲磊,你媽和我三天後要搭輪船出國,二度蜜月,公司的事就交給你們好好打理了,你們都沒有任何異議吧?!」

 

「老爸、老媽,你們要去多久啊?搭輪船?去哪兒玩?怎麼先前沒聽您們提起過啊?!記得去年我和大哥、二哥,想替您們安排出國去玩,您們還不肯去呢!怎麼這兒會突然起意出國?還是搭郵輪耶!」排行老么的石雲磊,向來心直口快,亦是鬼點子最多的,他感到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石定遠和練雲萍交換了一個眼神,雙雙嘆口氣:「唉!你爸爸和媽咪之所以想出國去散散心,還不是因為感到寂寞!你和你大哥平常呢,就為了公司的事忙得不見人影兒,而雲濤嘛,則在外居住,平時就只有你爸和我守著這個家,好不容易盼到了週末,但相聚的時間卻也短暫的教我們來不及享受,還不如趁著身子骨硬朗的時候,出門走走看看,見識一下外頭的世界,免得以後沒機會了!」

 

說完,練雲萍真的還用手絹拭了拭眼角的淚珠,她是真的感嘆哪!畢竟她什麼山珍海味沒嚐過?什麼綾羅綢緞沒穿過?什麼金銀珠寶沒擁有過?什麼都有了,卻連平常一般人家的親情都無法擁有!她只想享受一下天倫之樂,只有那含飴弄孫的快樂,她正缺乏著。

 

一見及此,石定遠連忙扶住她最心疼的妻子,忙不住地疊聲安慰,銳利的眼神,責備地掃過三個他驕傲器重的兒子,無言的攙扶著練雲萍回房。

一待他們走遠,石雲濤便怒斥著他平時最疼愛的么弟,畢竟,這世上如果有讓他能以生命護衛的女人,就一定是他那纖細多病、我見猶憐的母親。

 

「石雲磊!你給我解釋清楚!爸媽出門遊山玩水是好事,你做什麼拿那樣捉賊的眼神懷疑質問?你最好有合理的解釋,否則我會把你揍到大後天爸媽上船時都認不出你來!都是你惹得媽媽掉眼淚,她難過極了!我真對你失望,你這不肖子!」

 

「哎!大哥,你先別動怒。你剛才難道沒發現爸媽的表情很怪異嗎?好像藏了什麼秘密似的,所以我才會那樣無理的問哪!我怎麼知道媽咪會那麼傷心!哎呀!算了算了,都是我不對,待會我自會去向媽咪道歉,你揍我好了。」石雲磊見他大哥那似乎要吃人的表情,連忙表明立場,訴說疑點,只看到石雲濤的拳頭一寸寸慢慢的放下,他才又大膽的用了一招哀兵之計。

 

「嗯,是有點古怪,浩,你的意思如何?」石雲濤聞言後開始沉思,而後慎重的點頭,轉向他那絕頂聰明的二弟,詢問意見。

 

「我看到陰謀。女人的眼淚,向來是絕佳武器,媽咪的演技真好!我看我們得從長計議。」素來沉默寡言的石雲浩,難得的多話,他也感到了不尋常,爸媽似乎有詭計,去年他們連一丁點出國的意願都沒有,何以今年便改變主意?真的很怪異!

 

語畢,他們難得湊在一塊兒的三巨頭,便由餐廳移師前往書房,商討對策,最好是見招拆招,將計就計。

 

躲在樓梯口聽到這一段話的石氏夫婦,不禁起了一陣寒顫,看來他們得將此事掩蓋得宜,否則到時候可就真的會引起眾怒啦!反正,看誰生出他們的嘛!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咱們來鬥法吧!兒子們,接招囉!

 


 

衛紅影懶懶地躺在床上,病懨懨地看著自窗外迤灑入內的暖陽,遲遲不肯下床。她實在厭倦了每日頹廢的生活,但卻無力改變。

 

今天是她好不容易得閑的公休日,夜裡毋須上班。她按了按每回宿醉後總是疼痛不休的太陽穴,甩甩頭咬牙起身下床,踩著拖鞋下樓拿報紙。不期而遇地,她碰上了臉色難看的房東太太。

 

「衛小姐,雖然我實在不願意干涉妳的私生活,但妳每天晚上都吵得左鄰右舍不得安寧,別人跑來向我投訴,我希望妳能自重!還有,離月底只剩三天,我們租期的契約到期,請問妳要不要再續約?我是希望妳能搬走,畢竟,大家都希望能重新拾回原有的安寧,不好意思!我想我說的很明白了,三天後我和我先生就要將房子收回,就這樣了!」房東太太劈頭就不客氣的數落,面色凝重地訴說衛紅影的不是,表明立場的要收回房子。

 

衛紅影原本就有嚴重的下床氣,聽到這一番話之後,更是火冒三丈,開頭就相當不客氣的大聲疾呼:「房東太太妳搞清楚喔!我在一開始向妳租屋時就說過,我是上晚班的,回來時可能會有點吵,妳也說沒關係、不要緊!怎麼,現在就換上了另一副嘴臉?我也懂法律的,契約上寫的很清楚:『如果屋主要收回房子,需提前一個月通知,並賠償租屋者一個月租金』,既然妳現在要我搬,可以,妳就賠我一個月的房租,反正這兒我也住膩了,我們就一翻兩瞪眼,三天後我就走人!現在,妳將賠償金連同押金三個月還我,我馬上去另覓住處,拿來呀!」

 

房東太太聽了,不禁氣結,自知理虧,趕忙旋身進屋將一落錢數清,重重地交付給衛紅影,並且破口大罵:「滾!妳最好在三天內找到房子搬出去,不然我找人趕妳出去!」

 

「房東太太,妳最好注意妳的言詞,小心我告妳恐嚇!」衛紅影瞇著眼睛數了數錢,又聽那潑婦河東獅吼的咆哮,也沒好氣的嚇嚇她,省得她又一陣亂罵,啐!早知那潑婦一點法律常識都沒有,哼!這下可不敢再騎到我頭上來了吧?!」

 

房東太太面有懼意,不敢再多說一句,落荒而逃的回她自個兒的屋子了。而衛紅影亦不疾不徐的,一步一腳印的踱步回房了。

 

回到房間的衛紅影,連忙翻開報紙,開始尋找合適的房子,這次得多花點功夫了,免得以後又發生今天這種倒楣事。

 

她一邊抄起桌上的蘋果,用力咬了一口,一邊仔細地搜尋著,深恐遺漏了半點。看了許久,正當她打算放棄時,一欄廣告鉛字吸引了她的目光──「套房出租,一房一廳一衛,不可炊,傢俱全,限單身未婚女性,意者親洽:陽明山仰德大道X號,水雲軒,練女士。」,咦?水雲軒?好特別的名字!不曉得租金如何?嗯,先去瞧瞧再說。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她整裝完畢要出門時,電話鈴響,衛紅影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一把接起。

 

「喂,紅影,我是翩翩,我在書局看到妳寫的散文了,雖然蠻短的,但寫得很棒耶!」沈翩翩雀躍的聲音透過機器傳達,似乎也把喜悅之情播送至北部來了。

 

「是嗎?我都還沒注意我的信箱呢!謝啦!妳的讚美也讓我很開心。」衛紅影唯一的朋友便是她,沈翩翩,她的高中同學;由於紅影中途輟學北上,翩翩也由東部的女中轉回台中了,但彼此仍有連絡。可是,翩翩卻一直不知道,昔日的同窗好友,已經墮入風塵。若她知曉,定會無條件的伸出援手,畢竟,沈翩翩的家庭相當富裕,是台中有名的望族,也是商界的霸主,可說是富甲一方!

 

「紅影,我這次和妳聯絡,除了向妳道賀之外,另一個原因是:『幻羽逃婚了』!我想讓她投靠妳,畢竟她是我最疼的小妹,在家中我沒辦法為她推掉這門世族聯姻的親事,但至少能給她一個後援,她比我勇敢多了,逃‧婚‧了!我想,我只能替她嫁給魏家那令人聞風喪膽的『死神』了。妳替我好好照顧幻羽,幫我個忙吧!好嗎?我下個月十五號結婚,妳不用來參加了,這根本不是個受人祝福的婚禮,這是我的命運!誰教沈家沒有男丁呢?!」沈翩翩爆炸性的投下了這個消息,幽幽地訴說她未來的命運,語氣無力的像是在交代遺言。

 

「好,我會幫妳照料幻羽的!只是,我可能沒辦法給她像在台中那樣富裕的生活,不過,妳放心!她只會比從前更健康、開心、快樂。她什麼時候來?我去接她,畢竟她台北不熟,一個小女孩,令人擔心!她十七歲了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衛紅影聽了翩翩的際遇之後,感慨不已,但卻又無法給她什麼實質上的幫助,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幫幫那個可愛的小妹妹。因為,生命中有許多事情是我們所無法掌握的。

 

「沒錯,幻羽十七歲了!不!妳不用去接她,我有給她妳的地址。別擔心,幻羽小時候住過台北,她記憶力很好的,她自己會找到。她是撘早班飛機北上的,如果我估計正確,她大概馬上就到妳那兒了!」沈翩翩話甫說畢。果真,電鈴就響了,衛紅影要她稍後一下,連忙起身去應門。

 

「幻羽,真的是妳!翩翩沒料錯,來,過來聽電話,妳姐姐還在線上。」

 

「姐,妳不用擔心,我一塊肉都沒掉,嗯,好,我會聽紅影姐的話,不會惹麻煩的,ok!放心吧!紅影姐,我姐要跟妳講話。」沈幻羽對著話筒無奈的聳聳肩,吐了吐舌頭,逕自將之遞給了沉思中的衛紅影,便自顧自的走向沙發,重重把自己埋進去,模樣似是疲憊至極。

 

「好啦!翩翩這下妳可以安心了!幻羽在我這兒會生活的很好,妳別再杞人憂天,嗯,就這樣了,拜!!」衛紅影接過電話後,極力安撫電話那頭的沈翩翩,很快掛了電話。因為,她想起待會得馬上出門去看看那房子,還不知道該怎麼向那不知人間疾苦的嬌嬌女解釋呢!

 

「Ok!幻羽,妳應該也知道現在的處境,我是答應了翩翩要照顧妳,但話還是得先說清楚。我是晚上工作的人,平常白天時恐怕妳只能自己照料自己了,我現在得趕快出門找房子。妳呢,看是要待在我這小窩看看書,或者先小歇會兒,再不然就跟我一塊兒出門奔波,妳意下如何呢?小魔女。」

 

「紅影姐,我跟妳一起出去吧!我可不想一個人孤零零的被撇下,放心放心!我不會給妳惹麻煩的,咦?紅影姐,妳這小蝸居不是住的挺好,何必搬呢?」沈幻羽一聽到衛紅影要出門,精神馬上就來了,她這黏人精的封號可不是叫假的,別看她一派天真爛漫模樣,這小妮子可古靈精怪了!

 

衛紅影狐疑的瞄了她一眼,這丫頭在台中的『事蹟』自己早有所聞,聽說刁蠻至極,所到之處皆引起一陣風風雨雨。但,無妨,是該帶她出去走走,免得她被悶壞,將這兒給拆了,到時還得賠錢,這不打緊,怕的是讓樓下那婆娘有把柄嚼舌根。

 

「Ok!那別浪費時間了,即刻出門,妳這點行李也先別整理,過三天就要搬了,別費事了。」

 

語畢,衛紅影便急忙的拉著尚躺在沙發上的沈幻羽,連跑帶走的跨步出發,深恐在她心目中可能是絕佳住處的房子,被別人捷足先登,那可就錯失良機了!連沈幻羽那平常小姐脾氣的壞性子,亦十分配合,毫無異議隨她快速的腳步前進,似是無形中便被輕易馴服,這樣的起頭無疑是個好的開端!

 


 

季宅。

 

喪禮才剛結束,季思言的悲傷也慢慢沉澱,許是因為自幼父母理性的教育,故令她能迅速地自父母雙亡的傷慟中恢復過來。

 

好不容易送走最後一批親戚朋友,她便開始收拾行李。傢俱早已變賣,替爸媽辦了一場風光的後事,父母生前從未那麼鋪張奢侈過,這是她做人子女唯一能奉獻的,也算是盡了一份孝心。

 

季思言起身環視這不到三十坪大的屋子,這裡曾有的歡笑回憶,只能永遠地埋藏於自己記憶的箱根裏,畢竟爸媽辛苦了大半輩子,卻連一層屬於自己的樓花都沒有,是可悲的!看著地上簡便的行李,季思言提醒自己該離開了,變賣傢俱的錢,替爸媽辦完後事也所剩無幾,還好自己的工作一向很穩定,畢業三年來亦攢了不少錢,好吧!就先去找房子,將住所安頓下來,後天就該銷假回公司上班,讓一切雲淡風清,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的。

 

「別了!曾經陪伴我一同成長的可愛小屋!別了!親愛的爸媽!別了!」

 

季思言流下了幾滴清淚,深深看了一眼這原本和樂融融的家,就再也不回頭的,邁著堅定的步伐,離開了她住了二十五年的住所。

 

外頭迎著她的是,灑落一地、金黃豔豔的驕陽─ ─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如果過去曾經看過這部小說的朋友們,現在看到這裡應該覺得很親切吧?如果你從未看過這部小說,那就請你持續鎖定接下來的發展動向喔!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