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石雲浩閒閒地倚在窗邊,由他那高十五層樓的辦公室向下俯瞰,沒來由的起了一陣煩躁。他鬆了鬆脖子上的領帶,重重呼了一口氣,旋即將手上的那杯威士忌,仰頭一飲而盡。他又重新坐回辦公桌,順手拿起了自己出版社的刊物,隨意翻看著。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二章.之一

 

石雲浩閒閒地倚在窗邊,由他那高十五層樓的辦公室向下俯瞰,沒來由的起了一陣煩躁。他鬆了鬆脖子上的領帶,重重呼了一口氣,旋即將手上的那杯威士忌,仰頭一飲而盡。他又重新坐回辦公桌,順手拿起了自己出版社的刊物,隨意翻看著。

 

突然間,一篇字數極短的散文,闖入了他的眼簾─ ─

 

※情殤

 

望著日漸憔悴的容顏,我只能悽楚的笑著!那如花綻放的青春,逐日黯淡,而我卻做不到離開你的決定,只能放任時光無情的流轉、逝去;放任躍動的靈魂步向沈寂,任由自己去放縱,任由寂寞啃蝕心靈。我只知道,那自心湖慢慢泛起的悲哀,已逐漸淹沒了理智,我的情感呵!卻在不由自主的背叛──

 

我清楚的知道,這一場錯愛,永遠沒有結束的一天,我的悔恨懊喪,則令我永無寧日!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那記憶中的春天,什麼時候才會來臨?這冬日飛雪何時才能結束?誰能給我一個答案?誰能──

 

 

石雲浩看完了這篇不斷自問的文章,發覺自己竟已眼眶濕濡,他被這整篇散文中所瀰漫的深沉哀愁,撼動不已!感到像是有什麼莫名的一雙手,緊緊揪住了自己的心,那感覺,好痛,好痛!久久無法平復。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石雲浩不解地喃喃自語。突然,他靈機一動,看看作者的署名─ ─衛紅影,他有了一個念頭,便迫不及待的按下通話鍵:「小高,你進來一下。」

 

「Ok!」高逸飛忙不迭的答話,快步進了老闆兼哥兒們的辦公室,明快的朗聲問道:「怎麼?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要我這貴為總經理的人物出馬?」

 

「少在我面前嘻皮笑臉、屌兒啷當!你看看這女孩以前有沒有在我們出版社發表過其他文章?還有,我要她的基本資料。」石雲浩不苟言笑的斜睨了高逸飛一眼,隨即便將『水雲文學雜誌』丟給他。

 

高逸飛頗有微詞的嘟囔了幾句,但又馬上慎重掃了文章一眼,沒好氣的吐了一句:「老兄,你什麼時候也開始對文章背後的作者感興趣啦?!唔,衛紅影?沒有!她以前沒有來稿過,行啦!我會替你查清資料的,沒什麼事了吧?我出去囉!」

 

石雲浩聽了高逸飛的話之後,略有失望,但還是擺擺手要他出去了。忽地,又似乎想到什麼,便喊住了門關了將近一半的高逸飛,不太死心的吩咐:「對了,小高!待會有她資料就趕快拿給我,還有,日後她再來稿,記得馬上拿給我看。Ok!真的沒事了。」

 

「你放心吧!待會就送進來給你。」高逸飛實在搞不懂,他這認識十多年的好友,今天怎麼如此反常?怪事!

 

石雲浩在高逸飛出去之後,又重新拿起了那篇文章,一讀再讀地像怕忘記似的,又暗自猜想:她究竟遭遇了什麼?為何作品中充塞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憂悒?!真想撫平她所有的傷痛。石雲浩被自己這份憐惜之情,給嚴重的嚇到了!於是,猛一甩頭,像是想把這奇怪的念頭,一甩而去。

 

高逸飛再進來時,見到的就是他這副模樣,吃了一驚,石雲浩這小子向來冷靜自持,怎麼今天才看了一篇名不見經傳的文章,就如此反常,難不成天要下紅雨?「哎!這是衛紅影的郵政信箱及住宅電話,你慢慢看吧!我還有個約會,先走了。」

 

石雲浩連話都沒回的心急模樣,一把搶過資料,理都沒理高逸飛,逕自抓起電話,急忙地撥著字條上的電話號碼。電話響了很久,終於接通了,卻是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操著台語口音:「喂?找誰?」

 

「嗯,我找衛紅影小姐,麻煩請她聽電話。」

 

「你找那個恰北北喔?伊搬厝啊!你以後麥擱打來!」衛紅影前任的房東太太,不客氣的轉告了石雲浩衛紅影已經搬家的消息,就相當沒禮貌的將電話掛斷了。

 

斷了衛紅影的音訊的石雲浩,相當沮喪的靠在他的辦公椅上,心想只好等她再來稿件了……


 

另一方面,已搬進素水軒的衛紅影,剛浸了熱水澡出來,懶洋洋地躺在舒適的大床上,舒服地伸了個懶腰,慶幸自己終於將瑣碎的行李全部整理完畢,正想小憩一會兒。誰知這時不識趣的響起了敲門聲,氣得她想拿菜刀砍人,逼不得已只好連滾帶爬的下了床,惡吼吼地粗聲道:「是誰?幻羽!如果妳又拿一些雞毛蒜皮的事來煩我,妳就準備……」

 

衛紅影語氣惡劣地未問清來人,便旋開房門,等到看清站在房外之人,便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而季思言也讓她的惡劣口氣,給嚇得手足無措。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擾妳的,只是東西整理好之後,便悶的發慌!去紫軒找幻羽,卻不見她的人影,所以才會來叨擾妳,抱歉!我回翠軒了。」

 

衛紅影自知嚇到了季思言,見她做狀要走,便忙不迭的拉住她,往自個兒的房內帶。

 

「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進來吧!我今天才從幻羽的口中得知妳比我們都年長,禮貌上我也該稱呼妳小言姐,我們談談吧!妳怎麼會覺得很悶呢?」

 

「其實我是想到自己對這裡的一切都很陌生,又沒一個熟悉到能夠聊心事的朋友,而幻羽的年紀又太小了,所以感到有點無助!剛開始我還有點猶豫,不敢來敲妳的房門,因為妳,嗯,紅影,妳得原諒我實話實說,我總覺得妳給人的感覺─ ─好冷!似乎和每個人都保持著不冷不熱的距離,so……」

 

季思言輕聲細語地道出頭一天搬到水雲軒的感受,亦略帶懼意的陳述了自己對衛紅影的觀感,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會給她轟出這素水軒,老死不相往來!

 

「我這人的確是這樣兒,妳也別覺得不好意思,我自己清楚自己的。沒辦法!我從以前就是這個臭脾氣,妳別介意!以後相處久了妳就更能了解,尤其在我想睡覺時和剛起床的時候,我的脾氣就特別惡劣!不針對人的,妳習慣就好。」

 

衛紅影一副無所謂的聳聳肩,似乎見怪不怪自己給人的感覺,直話直說的解釋自己的壞脾氣。

 

「那就好!我還以為是我不小心得罪妳了,哦!對了!幻羽說妳今天晚上要上班是嗎?那可不可以麻煩妳替我帶些東西上山?」季思言看衛紅影那麼大言不諱的談論她自己的脾性,也就安心的放開心胸和她談天。

 

「好啊!妳要我幫妳帶什麼?」

 

「我想妳幫我帶些零食,因為我剛才去廚房問過琴姨,才知道水雲軒連一包零食都沒有!這樣的話,明天晚上我和幻羽一起看長片的時候,就沒東西啃了,一定會很無聊的!」事實上想吃零食的是沈幻羽,但是她太了解如果由自己來要求,衛紅影鐵定會轟她出去,所以就遊說季思言來當前鋒。

 

「咦?少來這套!是不是幻羽派妳來做說客的?真是無恥!自己想吃還拖妳下水,小言妳別幫著她了,會把她給慣壞的!」衛紅影聽著季思言說的話,像背書似的那麼滾瓜爛熟,就馬上猜到,這一定是那古靈精怪的小麻煩想出的詭計了!

 

「小孩子嘛!妳就讓她一點,我知道幻羽從前在台中的家裡很有錢的!她向來是呼風喚雨,要什麼有什麼的!現在,為了一段企業聯姻,不顧一切的逃來台北,一下子成了個什麼都沒有的小可憐,她當然相當不習慣。再說,她也不過還是個十七歲的小女孩,什麼都不懂,我們就順著她一點,把她當成自己家裡的小妹妹來疼,這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嘛!」

 

季思言看衛紅影一下就拆穿了這西洋鏡,怕衛紅影會修理沈幻羽,便馬上護起了沈幻羽。畢竟,幻羽年紀還小,再加上她的遭遇亦令季思言感慨,於是,她便義不容辭的像母雞護小雞一樣的替換羽說話了。

 

「妳呀!唉!好吧!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喔!妳去替我轉告那個小麻煩。」衛紅影拿季思言沒輒,只好勉強答應。

 

這時躲在門外的沈幻羽,知道計謀奏效,連忙跳了進來,開心不已的大呼:「紅影姐,謝謝妳!還有小言姐,我更要感謝妳替我在紅影姐面前美言,否則,我可憐的小屁股就要被處以極刑了!」

 

衛紅影和季思言兩人,見沈幻羽作態的揉了揉她那曲線完美的小翹臀,一時之間不禁笑開了。而沈幻羽亦曉得自己的舉動頗為不雅,便也大笑出聲。

 

一瞬間,素水軒內銀鈴般的笑聲,傳遍了整個水雲軒,所有的佣人們都感染了這股笑意,大家夥兒也就微笑地對看著。暗忖:水雲軒搬來了一群散播歡樂的開心女孩呢!往後的日子,大家將會愉快地連作夢也會笑,呵……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抱歉讓大家等這麼久才把第二章上線,這段期間我的工作真的每天忙得不可開交,部落格文章更新的部份也就怠惰了,請大家勿見怪,也請你們繼續支持我的小說創作喔!持續鎖定本站文章發佈最新動態,多謝大家的支持與愛戴 😉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創作│《情定水雲軒》。第二章.之一。【長篇連載小說】” 有 2 則留言

    1. @aaa

      你好,很高興你喜歡我的創作,目前這部小說已經出到第四章囉,也希望你繼續支持、持續關注下去喔 😉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