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晚餐時刻。不知怎麼地,通常在平時都有應酬的石雲濤及石雲磊,相偕在整六點時,不約而同的回到了水雲軒,準備一塊共進晚餐。沒想到令他們大感意外的在偌大的餐室中,見到了三名令他們訝異非常的外人。於是,他們兄弟倆便沉聲問道:「妳們是誰?」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二章.之二

 

晚餐時刻。

 

不知怎麼地,通常在平時都有應酬的石雲濤及石雲磊,相偕在整六點時,不約而同的回到了水雲軒,準備一塊共進晚餐。

 

沒想到令他們大感意外的在偌大的餐室中,見到了三名令他們訝異非常的外人。於是,他們兄弟倆便沉聲問道:「妳們是誰?」

 

「啊!你們想必就是萍姨提過的大哥和小哥吧?!我是沈幻羽,她們一個是紅影姐,一個則是小言姐。」好奇心向來最重的沈幻羽,聞聲轉頭看到來人,馬上就聯想到萍姨曾經提起的三個兒子,通常只有老大和老么會出現在水雲軒,而老二則只有在週末才會回來。

 

衛紅影看到二名男子仍舊一頭霧水,直盯著她們三人瞧,便馬上了解沈幻羽那一番沒頭沒腦的解釋,反而讓他們感到更加的迷糊了!

 

「你們好!我是衛紅影,她是季思言,另一個你們已經知道了。我想,萍姨大概忘了跟你們提起,我們是萍姨朋友的女兒,由於萍姨和我們三人的父母一起出遊,所以我們就暫時寄居於此,相信你們應該不會介意吧?!我們是一早搬過來的。」

 

季思言半抬眼簾偷偷觀察,發覺眼前的二名男子面有慍色,便感食難下嚥,於是她放下筷箸,嚅嚅囁囁地語帶顫音,怯怯開口:「你們是不是不高興我們來借住呀?」

 

石雲濤將目光移往眼前低著頭的女子,見她雙肩瘦削、骨瘦如柴的微微顫抖,便不知怎地,起了股憐惜之心,語氣也稍微緩和。

 

「不是。妳是季思言吧?」

 

季思言聽到自己被點了名,雙頰便駝紅一片,忙不住的點頭如搗蒜。見她如此羞赧,石雲濤嘴角的笑意更深。

 

沈幻羽不明白局面如何,一心認定這大哥是在欺負季思言,便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出聲斥責:「喂!你這大哥做什麼欺負小言姐?你沒看到小言姐都被你給嚇到了嗎?」

 

呆站一旁的石雲磊聽到這一番責難,不覺要為這小妮子鼓掌喝采!在商場上,可沒人敢對他這素有『冷面撒旦』之稱的老哥不敬呢!沒想到這有著洋娃娃臉孔的小女孩兒,竟無視於那張寒如冰霜的面孔,膽敢如此的出言不遜!

 

更絕的是,石雲濤僅對沈幻羽瞄了一眼,就無視她的齜牙咧嘴,視若無睹的坐了下來,吆喝著琴姨多天二副碗筷後,邊直勾勾地盯著季思言,邊吃著飯菜,好像他吃的不是廚娘所煮的山珍海味,而是眼前的秀色佳人。這一切的反常,差點就讓石雲磊當場噴飯,下巴脫臼!

 

約莫過了一時半刻,最先受不了這僵硬氣氛的是衛紅影,她率先離開了餐桌,直搖頭的一路走回素水軒,她對那似急色鬼般的石雲濤感到作嘔!害她胃痛得連飯都吃不下,真是罪大惡極!這難道就是萍姨所感到驕傲的長子嗎?萍姨是不是老眼昏花啦?詭異!!

 

接著落荒而逃的,便是那臉紅得像番茄的季思言。一頓飯下來,她簡直是食不知味的如同嚼臘,她實在搞不懂,為什麼石雲濤老盯著她看?!難不成她臉上生了痲子?

 

再來離席的就是那滿腦子問號的沈幻羽,她可趕著追問衛紅影和季思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幹什麼大家都怪怪的?

直到那三名意外的訪客都上樓後,石雲磊才回過頭來,準備一審他那失了魂的大哥。

 

「老哥!人都走了,你醒一醒吧!你今天是怎麼搞的?失常成這副德性!好幾次我都怕你把飯給餵進鼻孔裏,從實招來!你究竟怎麼了?!」

 

「我也不曉得,一見到季小姐,我整個人就好像魂都被勾走了!說來也真丟人!我都三十多歲的人了,竟然還像個毛頭小子一樣。小磊,你想季小姐會不會被我這失常的舉動給嚇跑?」

 

石雲濤自己知道方才的行為舉止相當失態,便苦笑了下,而後又擔憂的怕季思言會讓他嚇得連夜逃離!

 

「你說呢?老哥,你就算被她給『電』到了,也要含蓄一點嘛!你這麼直盯著人家小姐看,也難怪她會落荒而逃囉!不過,回頭想想,你不覺得這一切也未免太巧了吧?!爸媽才剛出國,就一下蹦出三名從未見過的女孩!若真如她們所說的,是媽咪好友的女兒,那我們怎麼從未見過呢?如果真是湊巧,這巧合也未免太多了點吧!大哥,你覺得怎樣?」

 

石雲磊難得一見他這向來沉穩內斂的大哥失常,當然不會放過損他一番的機會,結結實實的挖苦了石雲濤之後,才發覺事有蹊蹺。

 

「的確,爸媽到底葫蘆裏賣的什麼藥?真有點不尋常!小磊,我看我們還是和老二聯絡一下,要不然自己給爸媽賣了都還不自覺呢!」

 

石雲濤斂了斂神色,將先前被季思言攪亂的心湖重新理清,有條不紊的思考這整件事。

 

「唔,就這麼辦!」

 

語畢,二人馬上往書房奔去,準備以電話聯絡住在市區的石家老二。

 


 

樓上翠軒裏的季思言,正扶著窗櫺望向窗外的夜色,不停地撫著稍稍退下紅潮的雙頰,回想著先前在飯廳那幕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

 

「小言姐,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紅影姐和妳都相繼的離開飯桌,像在逃開惡魔似的衝上樓?!」沈幻羽不識相的聲音,自季思言身後突然響起,將仍沉浸在回憶中的季思言給嚇得驚跳起來,連忙轉過身面對沈幻羽一臉的疑惑。

 

「哪有什麼事!幻羽,妳別瞎猜了。」季思言那才褪下紅潮的臉孔,因著沈幻羽這無心的幾個問句,又轉為緋紅一片。

 

剛化完妝,打扮得丰姿綽約的衛紅影,也香氣逼人的冒了進來,嘴角含笑地,不放過對季思言審問著:「是嗎?那妳的臉怎麼紅得像蘋果?還一臉的春心蕩漾,老實招來!妳是不是對石家老大動心啦?!」

 

「哎喲!紅影姐,妳的表情好邪惡喔!還有妳怎麼一臉的色樣!真是污染了我純潔幼小的心靈。」沈幻羽瞧見衛紅影那一臉邪邪的奸笑,忍不住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惺惺作態的拍了拍胸脯。

 

「妳們倆個快別鬧了啦!我哪有像紅影說的那樣誇張,妳們就饒了我吧!真的沒有什麼事發生。」季思言見她們一副坐定賴著不走、要大審自己的模樣,當下就舉起雙手投降。

 

「幹嘛?騙三歲小孩啊!整個晚飯時間,就只見妳大小姐埋頭不吭一聲的猛扒飯,而人家就像急色鬼似的猛瞅著妳,這情形我和幻羽都看得一清二楚,還想騙我們沒什麼!妳這不明擺著當我們是瞎子嘛!我說小言姐啊!妳就實話實說了吧!可別逼我『動刑』喔!」

 

衛紅影可不接受季思言打太極拳的矇混,伸出雙手食指對著季思言,眼看就要撲向她,季思言這才不情願的大喊:「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嗯……我的確是有點欣賞石雲濤,可是,人家又不一定會鍾情於我!妳就別再攪和了,算我怕了妳!」

 

「小言姐,妳這麼說就不對了!我明明看見石大哥一晚上只盯著妳瞧,說不定呀...他早迷上妳了呢!妳說對不?紅影姐?」沈幻羽年紀雖輕,但並不代表她無知,任誰見到石雲濤那失了魂的模樣,就算再笨也看得出到底發生了啥事。現在幻羽將這前因後果聯想起來,便清楚了所有,吃吃地笑著。

 

「好了,我不同妳們說了!妳們也別再追問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咦?紅影,妳不是今天就銷假上班了嗎?還不快去,遲到了可就別怪任何人喔!」季思言意志堅定地不再多說,馬上轉移話題,免得她們的注意力老在自己身上打轉,那對她而言可是一大酷刑!

 

「啊─ ─糟了!我快遲到了!我先走了,幻羽,就交給你來拷問囉!明天等妳的報告,拜啦!」衛紅影聞言,看了看手錶後直跳腳!臨走時還不忘交代沈幻羽問出個所以然來,唉!八卦至極可見一斑,奇的是她以前絕不會如此,甚至對此行徑還深惡痛絕!如今這轉變,也許是沾染了沈幻羽的青春氣息吧!

 

沈幻羽看著衛紅影一溜煙的衝出門,無奈的對季思言攤攤雙手,翻了翻白眼道:「妳看,不是我不肯放妳一馬,實在是迫於紅影姐的高壓政策!小言姐,妳就別怪我纏著妳一晚不放囉!」

 

季思言知道自己今晚肯定沒覺好睡了!想到明天得頂著雙熊貓眼去復職,就悲嘆地無語問蒼天,天哪!求祢救救我吧!

 

由司機小李護送下山的衛紅影,恰巧與石雲浩的林寶積尼擦肩而過。她心想:唉!這個月的全勤獎又泡湯了!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看到這裡,大家對這部《情定水雲軒》的觀感如何呢?和之前的《愛情狂想》筆觸不太一樣,由此可知我十年前的筆鋒和如今差了很多,但不知是變差或變好,這一點就要請大家來做評斷囉!請大家慢慢繼續看下去吧~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