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車剛開進水雲軒大門的石雲浩,在剛將車交付王伯之後,便馬上被早在大門恭候大駕的石雲濤和石雲浩一把拉住,他訝異的問:「大哥、小弟,究竟發生什麼事,要我放下出版社的繁忙立即趕回來?真有那麼嚴重嗎?你們在電話裏也不說清楚!」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二章.之三

 

車剛開進水雲軒大門的石雲浩,在剛將車交付王伯之後,便馬上被早在大門恭候大駕的石雲濤和石雲浩一把拉住,他訝異的問:「大哥、小弟,究竟發生什麼事,要我放下出版社的繁忙立即趕回來?真有那麼嚴重嗎?你們在電話裏也不說清楚!」

 

「浩,這件事絕對比你的出版社來得重要一萬倍!小磊,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給你二哥聽一遍。」石雲濤狀似疲憊不已的耙耙頭髮,啞聲著說。

 

石雲磊附在石雲浩的耳邊,一五一十地將今晚發生之事,一字不漏的重新覆誦一遍。當然,也不忘將餐桌上那一幕石雲濤失常的糗態,給加油添醋的說了出來。

 

就只見石雲浩的劍眉愈發地抬了起來,這代表他相當感興趣才會出現的表情。於是,石雲磊想當然爾的,挨了一記石雲濤的拳頭,悶哼了一聲便大叫:「大哥!你怎麼可以這麼小人的偷襲我!真是太沒君子風度了!」

 

「彼此彼此!對你這種長舌公,我這拳還算太輕了,誰讓你在浩的面前嚼舌根哩!」石雲濤半點不饒人的,對他那向來屌兒啷當的小弟抱了抱雙拳,皮笑肉不笑的不客氣回話。

 

自知理虧的石雲磊,嘟囔幾句便轉移話鋒,向著二哥詢問:「二哥,你有什麼法子?我和大哥都很篤定她們三人是老爸老媽撒下的餌,而我們該如何應付?總不能就讓她們長住下來吧?!」

 

「是得好好兒想想,只不過……我們又沒有任何證據!唯今之計,只得靜觀其變,可別打草驚蛇了!我看今晚我就暫且住上一晚。」石雲浩畢竟也是個見過世面的人,不像小弟那般魯莽。

 

「嗯,也只能如此了。」石雲濤和石雲磊雙雙點頭,表示同意石雲浩的做法。


 

石雲濤、石雲浩和石雲磊三人對坐書房內,正苦思對策地想著這一連串發生的事,發覺自己已陷入爸媽所留下的難題裏,掙扎不出。

 

「天哪!真不好玩!爸媽真不夠意思,丟了三個燙手山芋給咱們,自己卻逍遙自在的跑去二度蜜月了!」首先發難的就是最沉不住氣的石家老三,他實在不明白爸媽幹什麼要讓三名陌生女子進駐這向來平靜的水雲軒,唉!真不知道該如何和她們相處!

 

「老三,你別在那兒煩人了!我都給你們找來了,你們至少也該說說話吧!呆坐在這兒也不是個辦法。對了!如果她們真如你們所說……不是媽咪朋友的女兒,那為了什麼會配合爸媽來演這齣戲?這不是很奇怪嗎?!還是……她們也不曉得爸媽背後的計謀,只是單純的被利用了?!」石雲浩教這份僵硬的氛圍攪得也有點失去冷靜,連珠炮的發了許多疑問。

 

「可是,浩,她們有那麼笨嗎?難道隨隨便便地就讓老爸老媽給唬住?我看她們一個冷若冰霜、難以相處;一個古靈精怪卻又天真爛漫;另一個更是溫柔婉約但又具理性。一個個都這麼冰雪聰敏,怎麼可能輕易的叫他人給利用而不自知?這太荒謬!我看,我們都別在這瞎操心了,免得搞得自己先失去理智,做出一些不智之舉。」

 

石雲濤亦教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攪得平時的內斂冷靜都不復存在。但,隨後便又搖搖頭,揉揉疼痛異常的太陽穴,煩躁地將所有事件重新整合評估了一番,感到可能是自己太杞人憂天,淨把事情往壞處想。

 

這麼思前想後,便覺釋然多了,也就對今天所發生之事不以為意。他沒想到的一點便是─ ─練雲萍早就對他們兄弟的思考模式,瞭解得一清二楚,她就是要他們自個兒,嘿……聰明反被聰明誤!

 

「唔!大哥言之有理,小弟我睏了,先回房休息,有什麼事都明天再商量吧!」石雲磊一聽石家的龍頭老大下了決定,便樂得輕鬆的一溜煙走人,預備去找他的周公下棋去先。

 

「若真如此那就最好不過了!大哥,我也回房歇息了,搞了一晚上,我也真累了,先睡囉!」石雲浩聞言也呵欠連連地起身,開懷的步出書房,慶幸終於能安心的享受難得的早睡!

 

看著老弟們一個一個都回房了,石雲濤不禁也為今晚這完滿的談話ending感到高興!雖然,他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但這念頭還是一閃而過,他也熄了燈漫步回房,不再思考這整件事透露出的古怪。

 

夜,正闌珊。似乎有什麼事正悄悄上演,而水雲軒內的三男二女,已然酣睡--

 


 

另外,正在包廂內和一群醉鬼般的猥瑣男人,激烈喊著不同酒拳的衛紅影,迥於平常的冷然姿態,嫵媚的與他們喝酒調笑著。

 

這是一個不同的世界。白天道貌岸然的男人們,一到黑夜便揭下面具,一個個的借酒壯膽,不以為杵的朝身旁的女人伸出魔爪,毫不在意對方的年紀是否輕得可以做自己的女兒,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恣意摟著身邊女人,認為花錢的就是大爺。啊!這罪惡之淵的城市。

 

「少爺!叫蘇菲亞經理進來,我要買水晶定檯,不許她轉出去喔!大爺我今天要抱她個爽!哈……」為首的一名腦滿腸肥、滿嘴金牙的男人,輕浮的摟著身著清涼衣物的衛紅影。

 

沒錯!在這五光十色,燈紅酒綠的場所,她的藝名就叫『水晶』,希望自己能像水晶般的出淤泥而不染、透明澄澈。

 

聞聲而至的蘇菲亞,聽了此言,便面有難色的出言婉拒:「哎喲--金董!咱們水晶今天早已給隔壁番的袁爺給包檯了,實在沒辦法!不過,我還是替水晶先謝謝您了!還望金董您高抬貴手。」

 

「妳說這什麼話?難不成我金某的面子不夠大?!真是豈有此理!我可不管,今天晚上我要定了水晶!」金董聽了蘇菲亞這些話,老大不開心的生氣拍桌子,怒喝一聲,將水晶摟得更緊了。

 

「這……這您不是為難我嗎?金董,求您大人大量,要不然這樣好了,明兒個您再來,我蘇菲亞一定要水晶陪您到底!」蘇菲亞一副難做人的支吾其詞。好不容易終於想個兩全其美的法子,拍了胸脯保證。

 

金董哪肯放人,正要再出聲反駁,這時水晶便連忙拉住金董的衣袖,輕言細語的在他耳畔,似乎作了什麼承諾,逗得金董呵呵笑起,才鬆了鬆手,正聲說:「好吧!還是水晶會做人,那我明天再來,蘇菲亞妳出去替我買單吧!」

 

衛紅影跟著蘇菲亞走出包廂,重重呼了一口氣,有點厭倦了這日夜顛倒的夜生活,但卻有深沉的無力感。

 

回到休息室的她,實在感激媽咪方才的解救,事實上哪兒有什麼袁爺,那只是推託之詞罷了!疲累的躺在沙發上,隨著吐出的煙霧,她又想起了塵封的記憶中那個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唉--

 

難啊!我死去的心已難追回。我所有的愛,都如秋風掃落葉般消逝無蹤影,呵!愛的滋味如此苦澀,為什麼我的真心卻得到無情的對待?阿達,自從離開你之後,我已封鎖住所有的情感。

 

只因,若我所憧憬的愛如此傷人,那麼--我選擇不愛,將自己的感情塵封箱根,與人有禮貌的保持一段安全距離。也許,這才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不輕易付出,便不容易受傷害。

 

或許,待自己理智些,成熟些,再去談感情吧!我願意守候,守候生命中那個守護我一生一世的本命者,我相信我一定能一眼就認出他來……

 

看了看外頭的天空,啊!天就快亮了,也許,明天,明天會更有希望!!

 

 

文by覺非/【第二章完.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嗯,第二章結束了,大家看完這兩章的感想如何呢?可以在本文底下留言給我意見喔!接下來的故事會更加精彩,也請大家持續鎖定本站文章發表的最新動態。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創作│《情定水雲軒》。第二章.之三。【長篇連載小說】” 有 2 則留言

  1. 水晶到底在金董耳邊說了什麼呀?
    我以為蘇菲亞會問呢~~

    這是下一篇的伏筆嗎?^^

  2. @阿綠
    有很多事都不需要說得太明白嘛~像那樣的尋歡客要求甚麼想也知道,而水晶為了讓他放人當然只得配合演出囉 😉

    至於這是不是下一篇的伏筆,就讓我賣個關子、請你慢慢看下去囉~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