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石雲浩一大早便趕至 office,與公司一票同是白手起家的年輕股東們,開了一場每月的股東大會,一場累人的檢討會下來,大夥早已略顯疲態,只有石雲浩一人依舊神采奕奕、氣色絕佳的,聽著所有旗下股東及資深幹事們報告上個月的業績持續上揚,他面露喜色的結束了冗長的會議。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三章.之二

 

水雲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石雲浩一大早便趕至 office,與公司一票同是白手起家的年輕股東們,開了一場每月的股東大會,一場累人的檢討會下來,大夥早已略顯疲態,只有石雲浩一人依舊神采奕奕、氣色絕佳的,聽著所有旗下股東及資深幹事們報告上個月的業績持續上揚,他面露喜色的結束了冗長的會議。

 

高逸飛在石雲浩大步跨出會議室,轉往他的專屬辦公室之時,一把拉住了石雲浩,拍了拍他的肩膀,面帶邪氣的問:

「老兄,你今天可真神!究竟什麼事讓你大少爺一早就精神百倍,活力十足啊?!是不是昨晚去哪兒風流快活了一夜?咱們兄弟那麼久了,你就老實招來吧!」

「鬼才理你!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那般淫賤?整日只想著怎麼泡妞?滿腦子的齷齪思想,哼!簡直就是標準的淫蟲衝腦!你呀!若有空想那些個風花雪月,倒不如用點腦筋、花些心思在工作上,還比較有建樹!」

石雲浩聽了高逸飛那些不學無術、曖昧不已的暗示性話語,當下就對高逸飛劈口大罵,不理會那語氣中的刺探之意,逕自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高逸飛見到好友那一臉的嗤之以鼻,自然火氣也冒上來了:「是是是!我是醉生夢死、淫賤有加!那你呢?鎮日埋首工作當中,將自己訓練成一部賺錢機器似的工作狂,這難道這不算病態?!你以為你這樣過得就算是好嗎?真是成功嗎?曾經也年少輕狂的石雲浩到哪兒去了?我要我那高中時一塊兒抽煙打屁、飆車狂放的死黨回來!!」

 

「已經死了!已經死了!那個昔日只會無病呻吟,吃穿皆是伸手牌的石雲浩,早在十年前的那個夏天隨著一場車禍死了!今天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的石雲浩,是被一名年輕單純的女孩救活的!但卻是用血一命抵一命,才能完好如初、毫髮未損的站在你面前和你吵架!」

石雲浩猛一轉身,將紅木桌上所有文件雜物一把掃下,狀似崩潰的揚聲反擊,最後紅著雙眼,頹然跪下,雙手糾結的扯著頭髮,不知所措的低著頭,深深自責。

 

高逸飛後悔自己為何又重提往事,勾起石雲浩心中最為悔恨的回憶,他知道那次的車禍,給石雲浩的打擊相當大,使得石雲浩沒有間歇的整整看了三年的心理醫生。沒錯!當年的事件的確令人震撼!直到今日,高逸飛亦無法忘懷……

 


 

那天,是個艷陽高照的好天氣,就如今日。

 

記得自己和雲浩吆喝著要去濱海切磋車藝,然後便三五成群的一路狂飆至淡海。那年紀,雲浩和自個兒都相當心高氣傲、血氣方剛,後座也都載了學校的美女;雲浩載的是外文系的系花──夏詠荷,是個文筆奇佳、活潑外向的大美人,有著一雙潔白無暇,俢長勻稱的美腿,及一對骨碌碌的靈活大眼。自己載了誰卻早已忘了,也許是不願記起吧!

 

原本大家都有說有笑的,還提議要去吃龍蝦大餐,但,老天爺似乎總愛和人開玩笑。一個轉彎,迎頭來了一輛大卡車,我和其他三輛車都機警的閃過,唯獨雲浩那台。

 

他只顧著和夏詠荷開心的計畫回程的遊玩點,卻一點都沒注意前方的來車,直到夏詠荷往前一看驚聲尖叫,雲浩才回過神來暗呼不妙!他要詠荷先跳車,頂多一點小擦傷,自己則來個大斜彎,大不了摔車。但愛他愛得發狂的夏詠荷,哪肯讓雲浩玩命的放手一搏,硬是拉著雲浩一塊兒跳車。

 

結果,雲浩跳車後右邊手臂著地,當場手骨折斷,肋骨斷了三根,昏迷不醒;而詠荷則後腦落地,血流不止,送醫急救後不治死亡,臨終前還一直喚著雲浩,那情景叫人鼻酸不已!

 

石雲浩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醒過來第一件事便是扯著自己頻頻詢問:詠荷呢?她沒事吧?高逸飛!你不要掉眼淚,快告訴我她怎麼了?見我低頭猛搖頭,才自責懊悔的痛苦大喊:天哪!祢跟我開什麼玩笑?天────;淒厲之聲,猶自迴盪耳畔。

 


 

像是經過了半個世紀。

 

桌上那唯一沒被掃掉的電話,以刺耳的鈴聲響了起來,驚醒了沉浸過去悲痛往事的兩人,高逸飛暼了眼石雲浩,知道他還未將心情整理好,便未加詢問的跨過地上一片凌亂,一把接起了話筒,沉聲問道:

「什麼事?Sherry,我是高總。嗯,送進來,順便進來整理一下。」

 

半晌,Sherry Wong 將一份稿件送進來,見怪不怪的迅速將滿目瘡痍的 office 整理乾淨,整潔的程度就似未發生任何事般,便片刻不留的退出門外。

 

「好了,這裡是衛紅影的稿件,剛才寄到的,你自個兒看看吧!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從十年前的意外中醒過來,不要再當活死人。我先出去了。」高逸飛收拾起沉痛的心情,平靜的將手中的文件丟給石雲浩,長話短說的勸慰幾句,便轉身離去。

 

石雲浩聽見衛紅影的名字後,漸漸抬起頭來,眼神呆滯地盯著辦公桌上尚未拆封的文稿,神色逐漸和緩。隨後抬手拭去了眼角不易察覺的淚水,站起身拖著遲緩的步履回到座位上,小心地拆開信封,將那未起名稱的詩句一字不漏地反覆細讀。露出了經過一陣爭吵、回憶、沉痛之後的第一抹笑容,燦燦如朝陽。

 

似乎,誠如詩中所描述的,石雲浩轉向那整片透明的落地玻璃帷幕,看著一道道金光閃閃地烈日,他的心中竟突然充塞著一股暖流,若有所悟的呼應著衛紅影的詩句:

「此音屬天,人間難得!是的,就讓所有不愉快的傷痛往事,都還諸天地吧!人世間已有太多苦難,我又何必再添一樁!讓過去的都過去,未來的日子裏還有許多陽光相伴左右,毋需讓所有關心我和詠荷的親朋好友一同陪葬……」

 

石雲浩被一輪金光環環圍繞,不停喃喃自語的告訴自己。

 

他彷彿又重生了,浴火重生!!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為了補償這麼久沒發《情定水雲軒》的小說文章、再加上【第三章.之一】的篇章有些簡短,於是我又馬上發了這篇,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