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趕回水雲軒的石雲磊,著急的吩咐下人們趕緊連絡任醫生,便將沈幻羽送上樓到紫軒安頓好。一轉身,面對著他的是先前接獲消息的三雙責難眼光。「小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先前不是告訴我沈小姐只是跑出去而已,怎麼這會兒卻昏迷的不醒人事?!你最好解釋清楚!!季小姐和衛小姐都擔心死了!」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四章.之二

 

趕回水雲軒的石雲磊,著急的吩咐下人們趕緊連絡任醫生,便將沈幻羽送上樓到紫軒安頓好。一轉身,面對著他的是先前接獲消息的三雙責難眼光。

「小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先前不是告訴我沈小姐只是跑出去而已,怎麼這會兒卻昏迷的不醒人事?!你最好解釋清楚!!季小姐和衛小姐都擔心死了!」

首先發難的便是一臉鐵青的石雲濤,他雖然覺得沈幻羽有時太過活潑了點,但因為季思言十分疼愛她,他也就抱持著愛屋及烏的態度看待沈幻羽。

「是啊!小磊,你快說啊!我和紅影都急死了!幻羽怎麼會昏倒了呢?她不是只是和你有些小衝突跑了出去,可她現在卻蒼白如紙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究竟發生什麼事?!」

季思言向前拉著石雲磊的手,疊聲質問著。她知道幻羽平常是聒噪了些,但那也是因為幻羽單純、不諳世故,才會有時候過動得讓人吃不消,可現在卻……

「好了!小言、大哥,你們就別再責備小磊了,我雖然也很著急,但你們總得讓小磊有機會解釋呀!說不定是幻羽自己做錯事,才會被小磊責備,然後幻羽覺得面子掛不住,一氣之下跑了出去,然後給雨淋昏了,因為現在是吃飯時間,幻羽這孩子又是禁不起餓的,你們就別再怪小磊了。」

還是衛紅影了解沈幻羽,出來替石雲磊說了句公道話,否則石雲磊真會被著急的兩人繼續砲轟。

石雲磊對衛紅影投以感激的一眼:「大哥、小言,其實事情的原委確如紅影所說,只是現在幻羽都病了,我也不願多提。我看,我們還是耐心等紀超來吧!」

 

靜默片刻,任紀超終於悠閒地步入房中,那樣子像才飽足不久。

「紀超!你別慢吞吞的,快來看她怎麼了!」石雲磊一見任紀超那溫吞的模樣,簡直快吐血了,生眼睛沒見過這種醫生!!

「急什麼!待我看看。」任紀超面對石雲磊那心焦的模樣,依舊一派不以為杵。但接著就不疾不徐地探了探沈幻羽的鼻息,聽了聽心跳聲,按著她滾燙的額頭,而後輕輕開口:

「她沒事!只不過得了肺炎,哪!給她吃完這包葯就沒事了,真是大驚小怪!以後要是這種小病,就別打擾我用餐,真覺得十萬火急,就送去一般醫院好了,還麻煩我上山做啥?沒事我先走了。」

語畢,任紀超又維持他那『任氏一派』的懶散步法,一步步的揚長而去。

 

石家兩兄弟大抵對任紀超的態度見怪不怪,反而鬆了一口氣的強餵沈幻羽吞下那包五顏六色的藥丸,便輕鬆的坐了下來,不再憂慮。

「哎,肺炎耶!真只要吞了那奇奇怪怪的葯就行了嗎?不用打退燒針嗎?又不是仙丹!」衛紅影深覺不可思議的問著那兩個男人,季思言亦然。

「放心!紀超是我大學的學弟,不同系的,小我好幾屆。他二十歲的時候就已經修完博士課程,是個難得一見的神醫,也是個怪人!他說沒事,就真的沒事!」石雲磊一派輕鬆自得的解釋著任紀超的來歷。

「是真的!前幾年我父親得了一種怪病,請了許多名醫,都查不出原因。那時候小磊想到任紀超這個人,就撥了一通電話給他。他一來,給我父親打了一針,留下二包葯就走了。過沒幾天,我父親的怪病就痊癒了,真是奇蹟!聽小磊說,有很多人想找他治病都請不到,但不知為何,他就是很聽小磊的話,或許是緣分吧,更是我們石家的福氣。」石雲濤也慎重其事的開口稱讚任紀超,彷彿他是華陀再世!

「真是怪人一個!」季思言和衛紅影二人不約而同的異口同聲啐聲嘆道。

 


 

大病初癒的沈幻羽,不知為何,開始變得恬靜起來。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的調皮搗蛋,老是闖禍。但,她還是喜歡纏著石雲磊,每天都像個跟屁蟲似的隨石雲磊去公司。只是,她目光流轉的人,竟是石雲磊那神經粗大的小子!大家都看出來了,只有不解風情的石家老三毫無感覺。

這天,一反數日來的陰濕、寒冷。今日,台北的天空,清朗怡人,陽光普照。

沈幻羽心情開朗的早早起床,正在廚房和廚娘學做小點心,預備帶出去和石雲磊野餐,今日是週末假日的第一天。

 

「對了,幻羽呀!妳怎麼會有這麼好的興致,來廚娘這兒學做糕餅、點心呢?瞧妳笑瞇瞇開心樣,是不是有什麼事發生哪?!」老管家琴姨對沈幻羽這ㄚ頭好心情和廚娘學廚藝的事感到相當好奇。

「琴姨,哪有什麼事嘛!只不過,今天是禮拜六,我想請小磊哥帶我去野餐,所以想做一些點心,這樣在路上也可以果腹呀!可是,我廚藝不精,所以只好麻煩廚娘阿姨教我,這樣小磊哥一定會讚我聰明的。」沈幻羽滿手的麵粉認真學著,而琴姨那番暗含寓意的話,教她聽了不禁羞答答的紅起臉來。

聞香而至的衛紅影和季思言,瞧見沈幻羽那紅著雙頰的窘樣,更禁不住想逗弄她一番。

 

「是嗎?幻羽,妳要去野餐怎麼不找我們兩個?只找小磊哥,不找我和小言姐哩?妳未免太偏心了吧?該罰!罰妳做的這些點心,全都要奉獻我和小言姐!」衛紅影佯裝吃醋的口吻,戲謔的作勢要搶盤中那些點心。

急得沈幻羽滿頭大汗的阻擋,討饒不已的央求:「紅影姐、小言姐,妳們就大人大量,高抬貴手吧!我知道野餐沒算妳們一份,是我的不對,下次,下次我一定會找妳們一塊兒去,拜託妳們不要搶我辛辛苦苦作好的糕餅點心,這樣好了,我明天再做給妳們吃,好不好?拜託啦!」

「看妳那副緊張的樣子!幻羽,這些糕餅、壽司難不成是妳的命呀?這麼寶貝!放心好了,我和紅影只是逗逗妳,不會這麼狠心的。不過,小磊知道妳的心意嗎?他好像一大早就和大哥出去了耶!妳有和他提過今天要去野餐的事嗎?該不會--妳只記得要準備這些小點心,卻忘了通知他?!」季思言笑著沈幻羽的當下,想起了一大早石雲磊和石雲濤已經一身網球裝的打扮,出門去了。不禁有些擔憂的提醒著粗心大意的沈幻羽。

 

「不會的!小磊哥說過今天要帶我出去玩的,他不會忘記的。嗯……琴姨,小磊哥有沒有說他什麼時候回來?」沈幻羽斬釘截鐵的篤定說著。但,不到一秒她又有些擔心石雲磊會不會真的忘了,畢竟,他只說過今天要陪自己,又沒說是早上或晚上。所以,沈幻羽面有憂慮的轉頭像老管家詢問。

「嗯?這……這我也不大清楚,三少爺只交代中午不用等他和大少爺回來用餐,並沒說明什麼時候回來,我們做下人的也不敢多問。」老管家支吾其詞的,表明她也不曉得。

 

「怎麼會這樣?小磊哥騙我,大騙子!」沈幻羽生氣的丟下手中最後一塊已具雛型的糕餅,顧不得自己全身都沾滿了麵粉,便衝上樓去,回到紫軒重重甩上門,兀自哭泣,留下廚房中眾人一臉的錯愕。

「這怎麼辦?看樣子幻羽是真的生氣了。琴姨,您有沒有小磊的行動電話號碼?我看得趕緊打電話叫他回來,紅影,妳先上樓看看幻羽怎麼了,拜託!」季思言像個大家長般的分配眾人工作,一拿到石雲磊的電話之後,她也快步走去大廳,給石雲磊掛了個電話,描述方才發生的情形,急忙要他趕回來安撫沈幻羽。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愛情真是一個捉弄人、無以名之的東西,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刻冒出來,百轉千迴呀百轉千迴!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