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懷著驚喜疑惑的心,在向晚時分,衛紅影終於回到氣氛有點詭異的水雲軒。看著腕錶,這時該是晚餐時刻,怎麼這會兒主屋竟沒如往常般的燈火通明呢?衛紅影撫著飢腸轆轆的肚腹,帶著些許困惑踏進大廳,穿過天井,來到昏暗的飯廳,一把扭開水晶燈的開關,剎時照亮整個飯廳。她亦看清了此處仍有一名身著黑衣的男子,透過突如其來的光線,瞇著炯炯有神的雙瞳打量著她,隨後沙啞地開口:「妳是誰?」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五章.之一

 

懷著驚喜疑惑的心,在向晚時分,衛紅影終於回到氣氛有點詭異的水雲軒。

看著腕錶,這時該是晚餐時刻,怎麼這會兒主屋竟沒如往常般的燈火通明呢?衛紅影撫著飢腸轆轆的肚腹,帶著些許困惑踏進大廳,穿過天井,來到昏暗的飯廳,一把扭開水晶燈的開關,剎時照亮整個飯廳。

她亦看清了此處仍有一名身著黑衣的男子,透過突如其來的光線,瞇著炯炯有神的雙瞳打量著她,隨後沙啞地開口:「妳是誰?」

「你又是誰?」衛紅影見他態度桀傲不馴,也毫不客氣的,帶著不屑的神情反問。

這下,倒勾起了石雲浩的好奇心,他挑挑眉,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此女冰冷的雙眸,似乎想從她那略帶輕蔑的眼神中,讀出一些訊息來。

良久,石雲浩再度出聲:「我是石雲浩,水雲軒五分之一的主人,妳呢?全身帶刺的小刺蝟?」

聽到石雲浩這一頓促狹的話,衛紅影眼中的冰冷更甚,懶懶開口:「OK!我知道你是這兒五分之一的主人,那我是誰,你就沒必要知道了。因為我充其量,也不過是這兒三分之一的客人。我沒空和你閒扯,我還要去廚房找吃的,還有,我不是你口中那什麼勞什子的小刺蝟!」

石雲浩對她饒是有趣的應答,感到莫名的有興趣,不理會她逕自撇下自己轉往廚房的舉動,硬是跟著她轉,想知道她究竟叫什麼名字,又是否人如其名?!雖然知道自己今天這行徑有些古怪,也絕對會被她認為無聊,但石雲浩仍是不改初衷的跟了上去。

「喂!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名字呀!我總不能一直叫妳『喂』吧!」

「石雲浩,你很煩耶!我不想告訴你,不行嗎?!你不要一直跟著我好不好?!」衛紅影原本對石雲浩疊聲的詢問充耳不聞,將他當作透明人視而不見,但他一直跟著自己轉,妨礙自個兒找東西吃,又餓又急之下,便受不了的旋身對他大吼。

「不好!」石雲浩一副死皮賴臉的德行,彷彿就是賴定了她。一方面,又因為發覺衛紅影如此容易被激怒,於是決定來個“激將法”,看看能不能就此得知她的名諱。

正想再度對石雲浩破口大罵的衛紅影,聽到外頭有車聲逼近,便馬上跳起來衝向大廳,在看清門外來人後,連忙疾呼:

「幻羽、小磊哥、大哥、小言姐,你們回來得正好!他實在好煩人!一直追問我的名字,我快被他搞瘋了!大哥、小磊哥,你們快幫我處理這煩人的東西吧!!幻羽、小言姐,妳們有沒有帶吃的回來?我都快餓死了!!」

餘下的五人面對衛紅影這一番連珠砲似的話語,皆瞠目結舌的看著她,最後,還是石雲濤開口:

「浩,你怎麼對媽咪的客人這麼沒禮貌?要是衛小姐不願意說,就隨她吧!你又何苦不饒人的一直追問呢?!對不起!衛小姐,我代舍弟向妳道歉。還有,真的很抱歉!我們並未帶任何食物回來,不如這樣吧!妳就給浩一個賠罪的機會,就由他請妳去吃一頓豐盛的晚餐,也好彌補他對妳的失禮之舉,妳說好嗎?!」

「對呀!紅影姐,我和小磊哥去野餐的食物早就吃光了,妳就和浩哥哥一塊兒出去吃飯嘛!」沈幻羽這番話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讓石雲浩徹徹底底的知道了剛才自己窮追不捨的疑問,更是令石雲浩又驚又喜!!

「好啦!大哥、幻羽,這下你們可真是完全將我的名字拐彎抹角的告訴石雲浩啦!!誠如你所聽見的,我就是衛紅影。」衛紅影知道石雲濤和沈幻羽一定是故意的,將自己的名字轉了一個彎,輕易的就叫石雲浩給知道了。算了!反正他早晚都會知道的,自己也就不在意告訴他了。

「妳!衛紅影!真的是妳!天呀!總算讓我找到妳了!!我還以為這輩子都沒機會見到妳了,沒想到這會兒竟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妳了,這真是上天的恩賜啊!!」

石雲浩直視著衛紅影,開心地大聲疾呼,深怕這只是自己在作夢,他難以置信的用手輕觸衛紅影、猛眨雙眼,以證明這是事實。

石雲浩這突如其來的奇怪舉動,搞得衛紅影手足無措,她向周圍的四人發出求救的眼神,石雲磊見衛紅影如此困窘難堪,便伸手拉住石雲浩,好奇地出聲詢問:「二哥,你怎麼啦?!人家紅影都被你給嚇到了,我看,你還是先解釋一下你這反常舉動的前因後果吧!我們都很好奇,究竟是什麼事情讓二哥你失去平時的冷靜呀?!」

 

面對眾人困惑不已的面孔,石雲浩一時之間也不知從何說起,但,隨即他又想到了什麼,於是便急忙抽出自己的皮夾,小心翼翼地取出二張素潔的稿紙,展開之後,他小聲對著衛紅影開口:

「這二篇作品是出自妳的手吧?妳可知道,當我再雜誌上看到妳寫的第一篇散文時,我的心突然感到無比沉重的傷痛!那股悲傷之情,緊揪住我的心,久久無法平復。

我當時在想,究竟有多麼大的創痛在侵蝕著文章背後的人?究竟是遇到了什麼事,讓人無助的頻頻自問?我真的好想知道!於是,我開始注意作者,那個作者的署名就是妳--衛紅影!

我叫公司的人調出妳的資料,可惜妳搬了家,住址則是郵政信箱。而這茫茫人海,叫我何從找起?所以,我只好耐心等待妳再次的來稿。

記得那時我正巧跟我的死黨起了一個大衝突,妳的突然來稿,更是再次震撼了我的心,顛覆了我原有的想法,妳真是天才呀!可是,妳仍然未留下連絡電話,神秘的像團謎霧……

天可憐見!這個週末,我如往常般回家,竟如獲至寶的尋到了妳!!妳可知道,我內心的衝擊有多大?我真的太開心了呀!!」

衛紅影的心,隨著石雲浩抑揚頓挫的語調起伏不定,紅了眼眶,感動不已。她久久說不出半句話來,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對自己這般了解,午夜夢迴時的聲聲呼喚,頻頻詢問的驛動的心,在此時終於得到平靜--

石雲磊、石雲濤二人各自牽著沈幻羽和季思言上樓,不願打擾大廳內沉默的一男一女,識趣的還給他們一方清靜的場所。

 


 

「紅影,妳知道嗎?我現在終於能深深體會古人所說:『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意境了!因為,我此時正有如此之際遇。」石雲浩在沉吟許久之後,重又開口幽幽訴說。

衛紅影不停地注視著石雲浩一開一合的雙唇,久久無法調開視線,世界彷彿停止運轉。許久,她艱難地吐出遊絲般的細語:

「如果,我必須為了尋找到生命中,那守護我的本命者,付出滅亡於天地間的代價,我也決意奉獻出我僅存的靈魂;即便是永恆的寂寞,即便是永生的孤獨,我也要執意追尋與等待;追尋那必然的痛楚,等待那前世曾有的絕望的呼應,我願效法那飛蛾,撲向烈焰,重又再生!」

這赤裸裸的告白,就似一把火,燒熔了兩人之間所有曾因時空阻絕的過往記憶,將他們這一對從未有過交集的男女,緊緊地以命運之繩繫住,再也不分離!!

他倆的目光糾結纏繞、難以分割,像火一般的轟轟烈烈,開啟了愛情的序幕……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有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遇上讓他一見鍾情的對象,而有的人,何其有幸的遇見了,那似火一般燎原的烈愛,迅速燒熔瓦解彼此緊閉的心房……愛情,總是來得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