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翌日。石雲磊和沈幻羽,一大清早就在廚房,偷偷摸摸的不知在忙活著什麼;石雲濤和季思言亦早早上了餐桌,神秘地竊竊私語著;石雲浩和衛紅影則有默契的相視一笑,隨即斂了斂神情,按兵不動的等著看他們四人究竟玩些什麼把戲。片刻,石雲磊與沈幻羽相偕由廚房步出,彼此的臉上同時露出了一抹微笑,末了,沈幻羽還是沉不住氣的說:「好啦!今天是星期天,小磊哥說要出去郊遊,所以我們一早就起來準備美味又可口的食物,你們今天可有口福囉!」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五章.之二

 

翌日。

石雲磊和沈幻羽,一大清早就在廚房,偷偷摸摸的不知在忙活著什麼;石雲濤和季思言亦早早上了餐桌,神秘地竊竊私語著;石雲浩和衛紅影則有默契的相視一笑,隨即斂了斂神情,按兵不動的等著看他們四人究竟玩些什麼把戲。

片刻,石雲磊與沈幻羽相偕由廚房步出,彼此的臉上同時露出了一抹微笑,末了,沈幻羽還是沉不住氣的說:「好啦!今天是星期天,小磊哥說要出去郊遊,所以我們一早就起來準備美味又可口的食物,你們今天可有口福囉!」

早在一旁與石雲濤耳語許久的季思言,也開口笑說:「對啊!我和阿濤昨天晚上就在討論,今天一定要邀你們一塊兒出遊呢!去郊外走走、散散心,相信對紅影的心情一定有很大的幫助。畢竟,紅影日後說不定會成為一名大作家呢!到時候,我可一定第一個向妳討簽名的!」

「妳的嘴可真甜呀!小言姐,妳可不可以先解釋一下,為什麼妳對大哥的稱呼,在一夜之間,竟由『石大哥』改為『阿濤』了呢?很可疑喔!你說是不是呀?浩。」

衛紅影向來牙尖嘴利,她可不會乖乖坐著,任人揶揄卻不為所動。瞧,這會兒她就毫不客氣的使勁反擊,讓那廂的季思言羞紅了臉的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接話。

「沒錯!大哥,你和小言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耐人尋味的好戲?我昨兒個下午回家時,好像聽到你載著小言去竹子湖吃山產呢!怎麼,你平常不是只有在與客戶談生意時,才會在外用餐的嗎?什麼時候改了習慣?我這做弟弟的怎麼一點都不知情,你真是太不夠意思囉!」石雲浩當然是與衛紅影站在同一陣線,開始掀起石雲濤的底牌來了。

這頓排頭捱下來,讓石雲濤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當場語氣也毒辣了起來:「浩,你不也一樣嗎?我平時可沒見你對自家人如此伶牙利嘴的砲轟,怎麼一晚上下來卻變了如此之多?愛情的魔力可真是偉大呀!才剛與人相交,你就開始六親不認啦?!那要是等到你們小倆口踏上紅地毯那端,咱們自家兄弟豈不自相殘殺到血流成河、屍橫遍野了?」

「多謝大哥教誨!小弟我十分受教,我看咱倆是彼此彼此!」石雲浩面帶寒霜的回敬。

眼看二人你來我往的過招,石雲磊恐怕他們不久便會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便出聲制止:

「大哥、二哥,你們這是怎麼搞的?就為了三言二語逞這口舌之快,還樂此不疲、興致勃勃的想繼續下去,幹嘛呀!好好的一個假期都被你們給破壞了!我們倒底還要不要出去玩呀?真是的!都這麼大個人了,年紀也不小了,還為這麼點小事爭個你死我活的,你們以為在拍武俠片哪!可不可以拜託你們休戰?!」

「對嘛!大哥、二哥,你們就別再爭了嘛!紅影姐不過開開玩笑,逗逗小言姐,她並無惡意,你們何必那麼認真!好了啦!一塊兒出去玩了啦!」沈幻羽也出面做和事佬,拉起石雲濤和石雲浩的雙手,要他們握手言和,樣子像個小大人似的嚴肅,這可把方才正鬥得不可開交的二人給逗笑了。

只見他們雙方擊掌握手,異口同聲:

「扯平!」
「扯平!」

二人相視對笑,消彌了一場干戈。

於是乎,三對儷影手牽手步出大廳,陽光正艷,灑落了他們一身……

 


 

半個小時後,他們六人來到沙崙海水浴場,像個孩子般的嬉戲、玩耍,堆沙堡、打手球,六個人就似高中時期的大男生、大女孩一樣,開心的叫囂。

黃昏,彩霞的斜暉染紅了湛藍的海水,三對男女各自肩並肩的散步沙灘上,任浪花浸濕了腳踝,在沙灘上淺淺地印下了他們大大小小的足跡。

點點浪花銜落日,行行哀雁帶斜暉。每次一到黃昏時分,我總會不由自主的傷春悲秋,唉!我看我真是有點無病呻吟了!」衛紅影雙目淒迷的盯視著快要西沉的紅日,側著頭對石雲浩低語。

「別太善感了!紅影,妳是最有資格擁有全世界幸福的女人!妳已經在這滾滾紅塵中與我相遇了,不是嗎?開心一點,就算是為了我,好嗎?」

石雲浩握緊了衛紅影的纖纖小手,頗為痛苦的啞著聲乞求。畢竟,他希望自己能為她帶來歡笑快樂,而不是總那麼樣的愁眉不展。知道她過去或曾遭遇自己無法想像的苦楚,於是,便不願再殘忍的挖人傷疤,徒惹傷慟。

他看了看衛紅影,良久才吐出一句:「深情在睫,孤意在眉。紅影,妳是天空裏,最亮的一顆星!」

衛紅影回過身,望向石雲浩黝黑深邃的眸子,目眶帶淚,含笑地點頭,也只有他才能如此了解自己,她暗忖。

一旁的石雲磊和沈幻羽,正童心未泯的玩著互踩影子的遊戲,不亦樂乎的笑語:「小幻羽,妳輸了!哈!說到玩,妳怎麼可能比得上我,我可是箇中高手!」石雲磊自負非常的狂笑。

「你最壞了!這分明就是耍詐嘛!哪有人拉著對方的手,讓人家跑不掉之後,才使勁的踩人家的影子!不算不算!」沈幻羽氣得牙癢癢的,指著石雲磊的鼻子大叫、跳腳,不服氣極了。

「我哪有耍詐?!是妳自己沒先說清楚遊戲規則的,妳又沒說不能拉人,妳才無賴哩!好,這次不算,重新開始吧!不過,妳可不許再耍賴囉!」石雲磊一碰到沈幻羽,就變得像小孩子般的斤斤計較,這兩人真是一對活寶。

季思言望著前方的衛紅影和石雲浩,以及正爭執不休的石雲磊和沈幻羽,便若有所思的盯著身旁難得一展笑容的石雲濤,有點奇怪自己和他究竟是什麼關係?!

若說是朋友,他們又沒什麼話題可聊;若說他們是男女朋友,又更不像了!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石雲濤老拉著她跑東跑西的,卻又不說明原因。每每問他,他就只是酷酷的說:不為什麼,只是怕妳悶。

天哪!這是什麼答案?半熱不冷的口吻,真令人納悶!若再要追問,他就不再吐露半句了。

不過,算了!其實在搬進水雲軒之後,自己亦享受到"家"的溫暖,就好比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裏,和樂融融的;紅影及幻羽就像自家姐妹,小磊和浩則像弟弟一般,即使彼此差不了幾歲。石雲濤呢?就姑且將他視為一名大家長吧!

石雲濤抬眼望了望夕陽最後的一抹紅,便起身拍了拍褲管沾染上的細沙,順手拉起了季思言,向不遠處的衛紅影、石雲浩、沈幻羽、石雲磊喊著:「喂!走了!去『芭蕉元素』吃日本菜!」

「哇塞!棒呆了!大哥請客!」沈幻羽一聽到吃東西,馬上就拋下石雲磊,開心的往季思言這頭狂奔,差點又被自己絆了一跤,後頭的石雲磊早有心理準備的抓著她,已經見怪不怪了。

衛紅影和石雲浩二人亦收起弄潮的雅興,手牽手朝以石雲濤為首的地方踱步而來,悠閒談笑。

伴著他們六人漫步離去的,是身後那輪西沉的紅日,和染了紫藍色的蒼穹……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有時候常在想,幸福,不就是如此嗎?簡單淡然地,與心愛的人兒平凡度過一生。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