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夜涼如水。衛紅影倚著窗,抬頭望著點點星辰,心,不由自已的隱隱作痛。她將自身隱蔽於漆黑的素水軒中,這樣,她才能平靜下來,才能收拾起破碎的心,遠離令她倍感痛楚,卻又心繫於此的水雲軒,再度拾回舊日自我,過著吉普賽式的流浪生涯,成為一名游牧女子。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五章.之四

 

夜涼如水。

衛紅影倚著窗,抬頭望著點點星辰,心,不由自已的隱隱作痛。她將自身隱蔽於漆黑的素水軒中,這樣,她才能平靜下來,才能收拾起破碎的心,遠離令她倍感痛楚,卻又心繫於此的水雲軒,再度拾回舊日自我,過著吉普賽式的流浪生涯,成為一名游牧女子。

衛紅影踱步至梳妝檯,開始對鏡裝扮,她仔細的撲粉、描眉、塗唇,須臾,她看看鏡中精雕細琢後的臉孔,悽楚的微笑,眼泛淚光,不置可否的搖搖頭,然後拿出信箋,搖筆書信起。

 

「浩:

窗外星光點點,襯著山腳下的萬家燈火。

曾經,我也快樂過,時時展笑顏,天真的不識人間疾苦,以為這世界永遠會為我旋轉,那時候的我,是幸福的,是萬事皆相信的。

突然間,天地變色,父母雙雙病臥在床,我必須一肩挑起所有的重擔。這種遭遇,是你不曾有過的,我不會怪你無法感同身受。

於是,滄桑,染了我一身。所以,我用自己的方式,縱身浮世,就算天誅地滅,我都不在乎!只想尋覓一份愛,但是呵!這紅塵之於我,只有背叛!

而後,我封閉所有情感,替自己塗上一層保護色,成為一名千面女郎,從此不再予人見識面具下那素潔的自己的心;冷漠,遂成為我的絕佳武器。

浩,原來,我以為自己將孤獨以終老,獨身一輩子。可,老天垂憐!讓我遇著了你,在我仍美麗青春的時候,你知道嗎?我真的以為自己又重回往昔那幸福的日子,所以,我是如此珍惜寶貝這份得之不易的愛戀!

但,命運之神卻和我開了個大玩笑!這一切只是一場夢,只是沙漠裏的海市蜃樓,一個幻影,呵!這一跤叫我摔得好重、好痛!

今晚,發生了這件令我難堪萬分之事,我想所有曾經對你隱瞞的事情,都已經完全曝光了,對嗎?

我終究是無法一手遮天的!既是如此,那我也無顏再繼續裝作沒事人般的留下來了。憶及在餐廳裏,你緊瞅著我看的神情,陌生的令我心寒,那一瞬間,我才發覺--原來,你也不過如芸芸眾生般,是個凡夫俗子,亦會在意別人的看法。而什麼所謂的山盟海誓、不棄不離的承諾,都是騙人的,騙人的!

我竟傻得再一次泥足深陷,將自己推入萬丈深淵,這一次,我真的敗得好慘!所有的尊嚴全都輸光了!我想,我真的不適合當一名賭徒,愛的賭徒!我忘了人性都是善變的!哈……

浩,你一定怪我為何什麼都不告訴你,對嗎?

其實,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有擁有幸福的權利!

夜深了,該說的話皆已說完,我真的該離開了!不用找我,我不會做傻事的,我只想一個人靜靜,不願再沾染紅塵之事了!我累了,累了……

拜拜!替我照顧幻羽,她還小,什麼都不懂,你們要多包容她!還有思言,替我向她道聲:有緣再會!

 

 

紅影」

 

放下紙筆,衛紅影站起身,環顧這曾經帶給她無數歡樂的小屋,戀戀不捨地提起行囊,昂首闊步走了出去,悄悄下樓,離開了這美麗的水雲軒。

一輪明月照在她漸行漸遠的身影上,映出滿地的淒清寂寥--

 


 

陽光艷麗照耀大地。

季思言和沈幻羽睡眼惺忪的,站定在素水軒外,輕扣房門,卻發覺門未關上,她們對看一眼,大感不妙,連忙入房,這才發現房內空無一人,只有一封擱在茶几上的信,是給石雲浩的。於是,她們趕緊闖進石雲浩的房間,急忙將信遞給他。

石雲浩接過信,雙手顫抖的拆開信,一字一句的讀著,而後,他踉蹌地跌坐於地,信紙飄落,教季思言接個正著。

季思言六神無主,飛快的看著信的內容,終了,她氣不過的大吼:

「石雲浩!你究竟是不是人呀?你若沒有那麼大的肚量,就不要在一開始給了紅影希望,又在一夕之間摧毀它!

你可知道?紅影曾經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初戀情人,但卻在紅影選擇那五光十色、燈紅酒綠的生活後,一腳甩開了她!

你可知道?這份令她苟延殘喘、一直無法見光的生活,就像夢魘一樣緊揪著她,她甩不掉、躲不開,就只好面對它,那是因為她必須如此!她必須靠著這份工作養活自己和她父母,尤其她父母又是臥病在床。你好殘忍,好自私呀!

你可知道那曾遭感情重創的她,足足花了三年來療傷?但,每當午夜夢迴時,她都會心痛的無以復加,久久不能平復!你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就為了別人的片面之詞替她過去的生活妄下斷語,就此判了她死刑?

你根本沒有資格愛人!我告訴你,如果紅影有什麼三長二短,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你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大笨蛋!」季思言對石雲浩咆嘯一番後,便拉著沈幻羽,氣呼呼的跑了出去。

 

早在聽到季思言怒斥石雲浩時,石雲濤及石雲磊便衝過來一探究竟了。現在,他們走進石雲浩的『雪屋』,想說一些話來安慰他,可是由於太過震驚,卻吶吶無法成言,只有靜坐一旁,默默望著石雲浩,不發一語。

許久,石雲磊耐不住這滿室的沉寂,想出了一個點子,終於開口:「二哥,你別太難過了!事情既然都已成了定局,我們就想辦法去補救吧!光在這兒痛心疾首的搥胸頓足也沒用,你說是吧?」

「你有什麼好法子?紅影已經被我傷得體無完膚了!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去挽回她的心!更何況,現在這種情形,我連她在哪兒都不曉得,又怎麼去補救我所犯的錯誤?」石雲浩聽了他小弟的話,雖感興趣,卻也認為一切只不過是空談。

「哎!二哥,你難道忘了你開的是什麼公司?你認識最多的是哪些人?我說剛才小言罵你罵得還真對!你呀!真笨!

你開的是出版公司,認識最多的是文化界、報業界的人嘛!紅影要是看雜誌、報紙,她是絕對不可能不看藝文版及文學雜誌的,你說,你該如何找她呢?你又該如何補救呢?

怎麼樣?二哥,你有沒有興趣聽聽我這愛情軍師的意見哪?!有興趣就附耳過來吧!大哥,你也聽聽!」

石雲磊不愧是鬼點子最多,腦筋也最靈活的『玉面諸葛』!他這麼一點,教石雲浩的雙眼又再度燃起希望之火,連忙湊耳過去,一聽究竟;石雲濤亦被勾起興頭,好奇的欠欠身子,準備瞧瞧石雲磊究竟有什麼計謀,能夠兩全其美的讓二弟重抱美人身!

 

外頭烈日高照。

上帝絕對是公平的,祂若關了一扇門,亦會打開另一扇窗!

 

 

文by覺非/【第五章完.敬請期待第六章】

覺非歇後語:愛情,從來就是千迴百轉叫人無法捉摸。有時,你以為你握住了永恆,那永恆卻不過短短一瞬,凋零快速得令你難以置信。


後山鄉居歲月,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