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情定水雲軒》。第八章.之五。【長篇連載小說】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翌日。當季思言頂著個失眠的貓熊眼下樓,準備用早餐時,飯廳裡只見石雲磊和沈幻羽兩人,卻不見石雲濤的人影。她略顯失望的悵然坐下,不發一語,默默吃著廚娘遞上的餐點。一直悄悄留意季思言一舉一動的石雲磊,將她失望的神情盡收眼底,他不禁暗暗替大哥竊喜,而後便裝做不知情的假意詢問:「小言姐,妳怎麼看起來好像整晚沒睡的樣子?黑眼圈深得好似貓熊一般,身體不舒服啊?」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八章.之五

 

翌日。

當季思言頂著個失眠的貓熊眼下樓,準備用早餐時,飯廳裡只見石雲磊和沈幻羽兩人,卻不見石雲濤的人影。

她略顯失望的悵然坐下,不發一語,默默吃著廚娘遞上的餐點。

一直悄悄留意季思言一舉一動的石雲磊,將她失望的神情盡收眼底,他不禁暗暗替大哥竊喜,而後便裝做不知情的假意詢問:「小言姐,妳怎麼看起來好像整晚沒睡的樣子?黑眼圈深得好似貓熊一般,身體不舒服啊?」

「呵!有這麼明顯嗎?沒什麼啦!我昨晚鬧頭疼,所以才沒睡好。喔,對了!怎麼不見阿濤?他還沒起來嗎?要不要讓琴姨去叫他一下?」季思言對自己的疲態打哈哈的敷衍過去,然後就開始敲邊鼓,不著邊際的打聽石雲濤的去向。

 

「喔!妳不提我都忘了呢!大哥他一大早就趕去公司接待英國來的外賓了,所以他交代我送妳上班。還有,他說最近這半個月,他可能都沒辦法接送妳上下班了,因為他得應酬英方代表。

聽說啊!這回總公司要和英方代表談一筆大生意呢!嗯……想到英方代表Vivian 的成熟冶艷,我就羨慕死大哥了!不過,大哥原本就和她是同學啦!我就算想爭,也沒那個機會囉!」

石雲磊故意談起生意場上的事情,還拚了命的加油添醋,火上加油的同時,他亦不忘用眼角餘光偷瞄季思言的反應,只見季思言一張小臉霎時刷白,他雖不忍,但為了大哥一生的幸福著想,他還是硬起心腸自顧自說。

「是嗎?」季思言大腦突然一片空白,抖著聲問。

「對呀!大哥曾在英國唸書,在英國住了五年的時間,Vivian 就是大哥那時候的同班同學。大哥也真厲害!只花了兩年就唸完牛津,接著修碩士、博士的課程;那個 Vivian 就更神了!聽說她原本不愛唸書,卻在見到大哥之後,便下定決心苦讀,跟上大哥的進度,一路的念上去,修完博士課程,和大哥一起拿到學位呢!嘿,大哥還真是有魅力呢!

還有啊!我曾經聽大哥說過,Vivian 有四分之一的英國皇室血統,因為好強的因素,所以樣樣都學,樣樣精通。當時我還戲謔大哥,說他真是棋逢對手了!但大哥只是笑笑不說話。」

 

「嗯,小磊,我吃飽了,可以麻煩你送我去公司嗎?我今天可能會很忙。」

季思言實在不願再聽到有關那個"Vivian"的事了,不知為什麼,只要每聽一次,自己的心裡便抽痛一次。這是種什麼感覺她不知道,只覺得很難受,更覺刺耳。

「Ok,幻羽,妳吃飽沒?還是妳今天不想跟我去公司了?!吃飽了就擦擦嘴,我們要準備出門了。」石雲磊眼見已經達到效果,便見好就收,其餘的就看大哥自己了。

「哦,好啦!我吃飽了,可以走囉!」沈幻羽早就從石雲磊口中得知今天早上要上演的戲碼,好奇如她,怎會錯過精采好戲?!那等於叫她去死嘛!!雖然她的內心覺得有點對不起一向疼愛自己的小言姐,但一想到有好戲可看,便早早將良心拋諸腦後了!

坐上車之後,季思言一逕的沉默,看著車窗外飛快掠過的景物,感到自己的心開始紛亂起來,她望著耀眼的艷陽,捫心自問:為什麼陽光艷艷,我卻感到深處冰窖般的寒冷?Oh,God!請您告訴我,這種揪心刺骨的感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求您賜給我一個解決之道!

 

季思言這副失神的模樣,完全讓駕駛座的石雲磊給透過後視鏡瞧得一清二楚,嘴角露出了賊賊地笑容,這一切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大哥和她根本就是中了愛情的毒!大哥先知先覺的早早感應到丘比特的箭,可嘆小言姐卻絲毫不察,只當大哥是名爛好人,總是事事維護她、關心她,雖然覺得詭異的不對勁,卻依舊壓根沒聯想到情愛這上頭來,唉!真是傻大姐一名!

和季思言同坐後座的沈幻羽,一對骨碌碌的大眼,滴溜溜地轉呀轉,約莫也感受到石雲磊暗示的眼神,便開始在腦中編派一些爆炸性的話題,準備好生讓小言姐的"情感神經"給炸醒!否則,依小言姐那種粗線條的思考模式,以及只管別人閒事的媒婆個性,大哥不知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與小言姐『有情人終成眷屬』呢!我看哪……可有得等囉!

 

現下,車內的三人各懷心事、氣氛沉寂,僵化得令人感到窒息,還是沈幻羽靜不下心,終於破功,她一出口便是火辣辣的內容:「小言姐,妳在想什麼啊?看妳想得那麼入神,好像魂都飛了。

對了!我跟妳說喔!昨天晚上,我和小磊哥在聊天啊!然後呀……妳猜我聽到什麼大消息了?小磊哥和我說了一件十分讓人訝異的事喔!害我嚇了一跳呢!可是我還是很祝福大哥、替他高興啦!畢竟是喜事嘛!」

季思言聞言,不禁怔忡地回過頭看向沈幻羽,一時之間尚無法消化她那一大串的話語,更沒法子將她所講的沒頭沒尾的話與"他"的『喜事』二字串聯在一塊兒。因為這樣,季思言原本無神的雙眸更形呆滯了,彷若受到驚嚇的白兔般。於是,她愣愣的張口,卻難以吐出一字半句,似受到毒啞之人的樣子。

 

石雲磊與沈幻羽一見此狀,便互相交換了眼神,默契十足的住口,不再言語,就讓她一人好好地思索吧!順便也測試大哥在她心中究竟佔據多少份量,讓她看清自己的心,別再自欺欺人的將感情隱藏於潛意識裡,就此釋放出熾熱的愛火吧!

車行至市區,石雲磊將車停靠在季思言上班的那棟辦公大樓前,目送著她踉蹌地步入公司大門之後,便苦笑不已的將他心愛的紅色保時捷駛離,朝自身公司開去。途中,沈幻羽好奇且憂心的開口:「小磊哥,你說小言姐會有怎樣的反應?她懂我說的意思嗎?」

石雲磊不置可否的聳肩,嘆道:「這只有老天才知道了!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為他們祈禱了!畢竟,在愛情的世界裡,其他人的關心對戀人們來說,都是多餘!」

沈幻羽只好閉上嘴,不再多言。因為她知道自己是幫不上任何忙的,她無奈的聳聳肩,表示她懂石雲磊的意思,便靜靜地望向車窗外喧鬧的街景。

 

氣若游絲的季思言,跌跌撞撞的進入電腦室,連週遭同事向她打招呼也都視若無睹,失魂落魄的跌坐椅子上,心慌意亂的開始整理她那張其實已經十分整齊的辦公桌。

時過半晌,她死命盯著電腦螢幕不放,強迫自己集中精神,但,耳邊卻仍然響著早餐時刻石雲磊和沈幻與所說的話語。慢慢地,眼眶便不聽使喚的逐漸泛紅,滾燙的淚水不爭氣的落下,一滴、兩滴,漸漸氾濫成災……

她伏在案前,無法抑制的拚命哭泣,一邊暗罵自己:為什麼要哭?他不過是個不相干的人呀!為什麼要為他掉眼淚?
一邊又難以克制的嚎啕大哭。女人,真是個矛盾的動物!難道,妳還不懂自己的心嗎?妳已經是個 let’s fall in love 的小女人了!

電腦室的同事們,見到平時不茍言笑的季思言,這會兒竟哭得如此傷心,全都不知所措的無法應變,只能睜著雙眼看她哭成淚人兒;明眼人則猜出一二,只有戀愛中的女人,才會因著情人的三言兩語輕易掉下眼淚。

於是這件事,一傳十,十傳百,過沒多久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這麼一來更加無人出來安慰季思言了。畢竟,身為局外人的他們,是插不上手的,再加上她的情人又是『昊天』集團的龍頭,誰惹得起?!

So,季思言就是哭得肝腸寸斷也沒人敢關心了!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為甚麼我們總是這麼喜歡玩愛情遊戲?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非要等到所愛之人遠去才悔恨不已。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