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情定水雲軒》。第八章.之六。【長篇連載小說】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昊天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石雲濤剛結束了一場昏天暗地的合併會議,原本精神奕奕的他,現在卻有如一隻鬥敗的公雞般無精打采。倒不是因為與英國方面的合併出了問題,而是他突然想起昨天傍晚的事,呵,那不解情事的小女人,真箇折磨死人了!他看著窗外晴空萬里的好天氣,猛一抬頭,腦中靈光一閃,反射性的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等待對方回應。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八章.之六

 

昊天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石雲濤剛結束了一場昏天暗地的合併會議,原本精神奕奕的他,現在卻有如一隻鬥敗的公雞般無精打采。倒不是因為與英國方面的合併出了問題,而是他突然想起昨天傍晚的事,呵,那不解情事的小女人,真箇折磨死人了!

他看著窗外晴空萬里的好天氣,猛一抬頭,腦中靈光一閃,反射性的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等待對方回應。

「喂,子公司石雲磊。」石雲磊懶洋洋的聲音自話筒另一方響起。

「小磊,計畫進行的如何?她有什麼反應?」石雲濤小心翼翼的遣辭用字,這是一支秘密號碼,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儘管如此,他們仍小心謹慎的傳遞公司重大決策,和一些私密之事。

「原來是大哥啊!她的反應比你我猜測的還激動,我看她差點就暈厥過去了,再加上小公主也加油添醋的在一旁搧風點火,她心中那片森林想必早已起火,這把足以燎原的火,恐怕得靠你去滅了,拖得太久搞不好會鬧出人命來!

大哥,這下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了吧?喔!對了,Vivian 那裡,你和她商量過了嗎?可別讓她假戲真做了喔!否則,到時你就得被她趕鴨子上架囉!那時我這做小弟的,縱有再多鬼點子,都幫不了你啦!」

「她的反應這麼激烈呀?嗯,我知道該怎麼進行下一步了,至於 Vivian 的事,你就不必太操心了,人家的駙馬早就相好了,還輪不到我去搶鋒頭!這點我可是有十足的把握才敢請她來客串女配角的,連他未來的老公都批准了,你就少烏鴉嘴了!Ok,就這樣了,我要收線了,先在這兒謝謝你和幻羽,等我凱旋歸來再好好酬謝你們吧!拜!」

掛了電話,石雲濤護住狂喜不已的心口,雀躍的低呼一聲,就伸手燃起一根菸,隨著緩緩上升的裊裊香菸,他的臉上泛起笑意,像是成功已在眼前般的垂手可得,他暗忖:小言,妳就等著我一步步的走向妳吧!我已經看見我倆的幸福青鳥了……

台北城,華燈初上,萬家燈火相互傳遞的慢慢亮起。季思顏面容憔悴的踏出石雲磊的車,一言不發的往主屋大廳行去,後頭的沈幻羽和石雲磊皆擔憂她的感受,不可測知她會作何反應。

老管家琴姨見到季思言進屋,忙不迭地喚她進飯廳,像是怕她窺見不該見的東西似,反倒令季思言起了疑心停住腳步,往書房亦是會客室的方向走去,不理會琴姨在身後的聲聲呼喊,硬是進了書房一探究竟。

這一切早在石雲濤的預料之中,這小女人的好奇心完全在他的掌握中,現在正好發揮得淋漓盡致。只是,他的心裡卻開始不忍起來。

進了書房的季思言,看到的景象恰巧是一名火辣辣地噴火女郎,緊偎著石雲濤的身畔,喜孜孜地不知在和他耳語些什麼,隨即便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而石雲濤竟也如沐春風般,臉上浮現一朵自己從未看過的溫柔笑容。

霎時間,季思言只覺腦中「轟」的一響,像是全身的血液全衝上頭頂,而心中有某個地方被碰碎了,感到前所未有的痛楚,就好比萬箭穿心!血,一點一滴的流下,有種生命即將流逝般的感受……

「咦?濤,門口那女孩是誰?」Vivian 裝做不知情的明知故問。

石雲濤慢慢轉過頭來,滿臉漾著笑意的向季思言走去,也裝著一副方才才看到她的表情,驚訝的開口:「小言,小磊載妳回來啦?怎麼站在這兒不出聲呢?來,我替妳們倆相互引見……」

石雲濤話都還沒說完,就讓季思言打斷了,以粗魯無比的方式。

「不必了!我想她大概就是小磊口中的 Vivian 吧?久仰大名,妳果然是個美女,我不打擾你們了,相信你們還有很多話要聊,我這個外人不方便在這兒,畢竟是『喜事』嘛!我怎能不識趣的繼續待在這裡妨礙你們呢!我先回房了,你們慢慢聊吧!」

季思言語氣尖銳得不像平常,酸溜溜的醋勁讓在場二人無法招架,只能尷尬的面面相覷,呆呆的望著她漸行漸遠的身影苦笑不已。

待季思言的身形完全沒入樓梯頂,Vivian 才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說:

「濤,我看這小女孩是愛慘你了,只是她不肯承認罷了!你最好趕快追上去解釋清楚,否則她恐怕會一言不發的離開這裡呢!到時,你要找她可就難了。去吧!別顧什麼男性的尊嚴了,我一個人在這兒行了,不然也可以和小磊聊天,問問他一些事情的。去吧!你還等什麼?小心你的幸福飛了,去呀!」

石雲濤躊躇不前,在猶豫一陣子之後,終於鼓起勇氣踏出堅定的步伐走出書房。石雲磊和沈幻羽,也在門外搖旗吶喊的為他加油,這一切鼓勵皆讓他安心的上樓去叩那扇幸福之門--

 

翠軒。

季思言伏在床上拚命掉淚,難過得無以復加的當頭,聽到了一陣叩門聲,她原本不予理會,但門外的人似乎耐性十足的不肯歇手,依舊一聲聲的輕叩門扉,她只得強忍心中傷痛,不情願的起身擦乾眼淚,旋開房門。

「別關門!小言,妳哭了。」石雲濤一見到季思言開門看見自己就要摔上門,便趕緊按住門不讓她有機會躲開。再瞥見她臉上猶有淚痕,更是疼惜不已也證明她的的確確在意自己了!

「我才沒哭呢!是你眼花。你上來幹嘛?為什麼不在樓下陪你的美嬌娘,反倒上樓來關心我這個『外人』!」季思言到了這個地步,仍是嘴硬的不肯承認。不過她傷心歸傷心,伶牙俐齒的功夫卻沒減退半分,硬是將話題帶開。

「唉!難道妳就一定要這麼嘴利嗎?難道就不肯承認自己心中真正的歸依嗎?小言,給妳自己也給我一個機會吧!讓我們用時間去證明事實的真相,也讓我們瞭解彼此的心意,那麼,我就為妳解開困在眼前的這堆迷霧。我愛妳!我是真心誠意的想與妳共度未來,並且認真的想給妳一生幸福的人,我是妳的青鳥,妳願意接受我嗎?」

石雲濤慢條斯理的一字一句向她表白,看著她錯愕的臉龐,不禁心生愛憐的揉揉她的髮絲,接著準確無誤的對著她柔軟唇瓣印了下去。

季思言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就被奪走守護了二十年的初吻。閃電般的酥麻遍及全身,她只感覺暈眩得彷彿飄在空中旋舞,石雲濤堅實有力的雙臂圈住了她,使她免於跌落。這一吻,長達一世紀,時間完全為他們停止運轉,連空氣也靜止了……

所有的柔情蜜意,在這一刻傾巢而出,透過心意交流傳遞,愛意繾綣,盡在不言中--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如果一段愛情沒有經歷風雨,那這段愛情想必是平淡無味,我們是否總愛柳暗花明的刺激感呢?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