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情定水雲軒》。第九章.之四。【長篇連載小說】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翌日。季思言一大早就躡著足尖,偷偷跑到沈幻羽所住的『紫軒』,將她搖醒好傳授愛情秘笈,要石雲磊來不及接招、難以招架。這劑強心針讓沈幻羽心中驚慌的小鹿安定下來,恢復了往昔的冷靜,開始與季思言串謀整人大計,決意令這場戲的男主角敗得一塌糊塗、心甘情願的繳械投降,讓他以後再也不敢小覷女人的頭腦!

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九章.之四

 

翌日。

季思言一大早就躡著足尖,偷偷跑到沈幻羽所住的『紫軒』,將她搖醒好傳授愛情秘笈,要石雲磊來不及接招、難以招架。這劑強心針讓沈幻羽心中驚慌的小鹿安定下來,恢復了往昔的冷靜,開始與季思言串謀整人大計,決意令這場戲的男主角敗得一塌糊塗、心甘情願的繳械投降,讓他以後再也不敢小覷女人的頭腦!

另一方面,雷豹也在一早便接到通告,要他再度領命來客串男配角的戲份,現已駕車由飯店開往山上,一路上他都哼著輕快的曲子,懷著父親嫁女兒的矛盾心情前往。

一切都準備就緒,早餐的盛宴即將展開--

首先入棚的是這場愛情戲的局外人--石雲濤與季思言。他們一派安詳的就定位,好整以暇的等著看戲,就像進入歌劇院包廂的上賓,啜了口令人精神振奮的咖啡;接著,戲劇性的紅色惟幕開啟了。

石雲磊一臉憔悴的巍顫顫下樓,眼睛下方一抹深深的黑影證實了他的失眠,他呵欠連連的坐上餐桌,隨意的拿起早報,正準備讀時,老管家就前來通報:「大少爺,昨晚來訪的雷先生又來了。」

石雲濤不著痕跡的瞥了眼自家小弟,見他神情微變,便滿意的對著老管家:「請雷先生進來,替他添一副餐具,順便差人上樓請幻羽下來,我想雷先生要見的人是她。」

琴姨不明內情,領了命便急急退下,照吩咐去做事了。

 

石雲磊高漲的情緒滿溢,他語氣不善地詢問:「大哥,雷豹那小子又來幹嘛?不是說好下午再來接人,怎麼一大早的就來了?幻羽那丫頭最會賴床,現在準還在睡,這樣吵醒她好嗎?」

「誰賴床?是我要雷豹來的,反正早走晚走終究要走,還不如早點叫他來,他來了也可以陪我到處逛逛,做一場最後巡禮,讓我在回程的車上好好回憶一番,至少不會有遺憾!」沈幻羽神色憂傷的緩緩步下樓,憂憂地吐出這一串告別的話。

她一身的紫色系秋季沙龍,襯得她膚色如雪;一頭細細吹整過的長髮披散開來,更形靈氣逼人,一雙盈盈大眼,流轉的盡是石雲磊從未看過的風情,不禁令他一時看呆了,再也吐不出任何話來駁斥。

一旁的季思言及石雲濤,甚至是甫進門的雷豹,都為沈幻羽這神來的演技暗自喝采、歡呼!而看到身陷其中的石雲磊,他們更是暗自竊喜,恭喜幻羽終於讓一向自詡不為女色所惑的石雲磊沉迷。

雷豹知道是自己上場的時刻了,便煞風景的重咳一聲,將石雲磊拉回現實之中。只見咱們的男主角極不情願的回神,還狠狠地瞪了雷豹一眼,才將失了熱度的冷咖啡一仰而盡,遍嚐苦楚的滋味不禁令他皺眉。

 

「幻羽,吃完早餐妳想去哪兒逛?我們邊吃早餐邊安排行程,這樣比較不會浪費時間。嗯,其實今早妳打電話到飯店找我時,我實在很受寵若驚!沒想到妳能這麼快就想通,肯合作的與我回台中完婚!」

雷豹深情地注視著沈幻羽,像是費盡千辛萬苦才得到她的青睞,而難以置信的拚命望住她的雙朣,深怕她會再度消失;為了演出這一幕拙拙的戲,雷豹昨晚還下了一番苦工,省得在聰明絕頂的石雲磊面前露出破綻。

「雷,我看我們待會就先在陽明山這周圍兜兜風,接著去竹子湖那兒看海芋,再走淡金公路去淡水看海、弄潮,最好還能去九份泡個茶、買個紀念品,我想我也就沒什麼遺憾了!我可以帶著滿足的心回到台中的家,見見睽違已久的爸媽和姐姐,然後開始著手準備一些結婚的事宜,你說好嗎?」

沈幻羽翦翦雙眸劉轉動人眼波,喁喁細語低訴她最後的心願,看也不看其他眾人,眼裡只有雷豹,待之以柔情,是從未在眾人面前表露出的。

她這般的柔情對待雷豹,不禁教一旁的石雲磊倍感十分的不是滋味,氣得牙癢癢地,終於沉不住氣的衝口而出:「我帶妳去!幻羽,台北我比他熟多了!這些地方曾經都是我帶妳去的,不如就由我駕車帶妳一遊,下午我會安全的將妳送回水雲軒,屆時再讓雷先生帶妳回台中,這是我個人的一個小小要求,相信雷先生為人大方,應當不會拒絕才是!」

「如果幻羽沒有意見,我當然不會拒絕。」雷豹無所謂的徵詢沈幻羽的意見,石雲磊亦很緊張的望著她,就盼她首肯;幻羽看看石雲磊,再轉頭面向雷豹,終究她仍是點頭應允了,只見雷豹聳聳肩低頭用餐,石雲磊則鬆了一口氣般的如釋重負,也囫圇吞棗似的狼吞虎嚥著。

此刻,飯廳內四人皆靜默著用餐,彷彿吃飯這檔事,乃人生唯一重要之事,只見眾人低頭用心的享受著美味餐點。

 

不消十分鐘,石雲磊首先抬起頭來,急急放下餐具道:「我吃飽了,各位慢用。幻羽,我先去熱車,妳吃完就到門口找我,我等妳。」

話甫落下,便見他疾風快步踱向門外,急性子地朝車庫趕去,動作快得隨即不見人影,像是怕沈幻羽反悔似的急躁。他的身影一消失,在座眾人哄堂大笑,尤其是季思言和沈幻羽,更是笑岔了氣,兩人動作一致的伏在餐桌上不住的咳嗽。

「妳們兩個真壞!捉弄了人還這麼幸災樂禍,得到報應了吧?!不過說實在的,幻羽,妳的演技真不賴!台詞說得之溜,連我都自嘆弗如!我昨晚惡補了一夜,還不及妳的十分之一呢!妳果然是演技派的!」

雷豹見沈及季笑得太厲害,以致咳得一塌糊塗,非但不同情,還更加落井下石的奚落一番,其實他自己還不是也參了一腳!但,他思及先前的情形,反倒話鋒一轉,吹捧起沈幻羽來了。

「彼此彼此!您老人家還不是一樣配合得天衣無縫,差點讓我誤認你真對我有意思呢!所以我才會反應得真情流露啊!您功不可沒呀!」沈幻羽向雷豹抱拳打揖,嘴巴亦是沒放鬆的放出冷箭,明褒暗貶的回敬了他。

身為局外人的季思言,看著他們你來我往的沒完沒了,連忙出聲制止,趕緊提醒幻羽勿逞口舌之快,別忘了進行下一步計畫。

「好了好了!你們快別鬥嘴了!幻羽,妳還不快去找小磊,小心他等得不耐煩進來找妳時,聽了你們這段雙簧大發雷霆,到時我們都吃不了兜著走!別在這磨菇了,快去!」

經她一提醒,沈幻羽立刻起身準備去執行她的『求愛任務』,她不疾不徐的整理了儀容,便刻不容緩的跨步出餐廳,去演一場好戲!

 

 

文by覺非/【未完待續】

覺非歇後語:愛情原本就是一種爾虞我詐的遊戲,不是嗎?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相關文章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