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水雲軒

 

請先閱讀

 

 第十章.之四【完結篇】

 

 甫進門的石定遠及練雲萍,自然將三名令他們驕傲萬分的兒子們及足以匹配三人的準兒媳婦的所有情緒盡收眼底。但,練雲萍可是一丁點兒擔憂都不曾有,反倒對他們的濃情蜜意樂見其成,兒子終究是她生的嘛!哪兒容他們拂逆自個兒的美意呢?!

 「爸、媽,您們可真賊!偷偷摸摸的將咱家的水雲軒給出租了,連商量一下都沒有,實在太不尊重我們了!虧我們還為了媽您臨出門前所表露出感人血淚的一字一句深覺自個兒不肖呢!原來這就是媽您使的小計謀,差點讓我們兄弟三人給賣了都不自知,這真是個『大玩笑』!」沉不住氣的石雲磊首先對父母二人發難。

 「喲!小磊,你還真敢說,若是老媽我敲鑼打鼓的大剌剌說出自己的計策,你們哪兒會乖乖順了我的意,好好對待人家?更甭提如今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抱得美人歸了!你們這幾個小兔崽子,現在還不是一個個都有了美滿的結局,哪來那麼多的廢話好埋怨?我看哪!你們就快別在這惺惺作態啦!」

 練雲萍可也不是顆好吃的軟柿子,當場就言詞犀利的劈哩叭啦說了一大串,堵得石雲磊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

 

 看著小弟教老媽一番義正辭嚴的說辭給唬得一愣一愣,一旁的老大石雲濤,就不免略有微詞了:「媽!話也不是這麼說,我們知道您和爸都希望看到我們兄弟三人早日成家,讓您和爸快快抱到孫子,在家享享清福,但,婚姻大事豈能兒戲?若您們找來的兒媳婦不若思言她們這般靈秀可人,豈不是斷送了我們一生的幸福?」

 「所以,當初我在挑選房客時便十分的謹慎小心,深怕找來的女孩兒不合你們的意,媽可是費了一番大功夫呢!媽甚至還針對你們三人的個性、脾氣來挑選。

 像小言,她那股柔中帶剛的性子就足以匹配你;而紅影冷艷逼人的氣質,便絕對能對了浩的眼;幻羽俏皮活潑的個性更是與小磊成了絕配!再加上她們三人皆各有各的特質,最重要的是,她們的美貌讓我有十足的把握能征服你們三人的審美高標!

 結果,事實證明了媽當初沒有看走眼,你們一個個與她們配成了對,難道媽的一片苦心,你們不僅不感激,還視之如糞土嗎?唉!這真是太令我傷心了!」練雲萍喜孜孜地闡明一開始的本意,說著說著便責怪兒子們的不解人意,慨歎地讓眼淚濡濕了眼角。

 

 「媽,您老人家就別掉淚了!我和大哥、小磊都知道您為了我們三兄弟的婚事費盡苦心,但,婚姻之事我們也都自有主張,您不能為了抱孫心急就為難我們呀!否則,就算我們三人順了您的心,乖乖成親之後,仍是無法得到幸福,那豈不枉費您的一番心意?更遑論讓您開心的含飴弄孫了!」

 難得多話的石雲浩,見母親傷心落淚,心中饒是不忍,但事關己身幸福,便顧不得其他的挺身說了幾句中肯之言。

 「浩兒,你這麼說來未免有違心的嫌疑,難不成你的意思是紅影不合你的眼?要不然怎麼會說出和現今情況不符的話來?!

 不過,話又說回來,媽也知道自個兒設局哄騙你們三個入圈套是有點欺負人,可,若不是下了這著棋,媽現在又怎能替你們這幾個不肯結婚的不肖子安排良好的姻緣?你們三個小兔崽子就別跟媽在這兜圈子了!

 其實你們心裏頭還不是高興自己能夠抱得美人歸,少來這套了,你們哪!開心就承認吧!何必跟我裝模作樣的耍嘴皮子,你們可是我懷胎九月辛苦生下的,心裡有什麼想法還瞞得了我嗎?快別裝蒜了!大方點兒!」練雲萍早就一眼看穿三兄弟眼裡的幸福,便也不顧母子情份,硬生生地揭穿他們的謊言。想跟老媽我鬥智,你們還早得很哩!

 在座的眾人聽了練雲萍如此老謀深算的一席話之後,莫不叫他們啼笑皆非,大嘆:老媽真寶!真神!什麼事都逃不過她的法眼,遂也不與她繼續作口舌之戰,摟著身邊女子默認,順了老媽的意,此舉真教練雲萍開心得閤不攏嘴,直點頭讚許。

 

 而季思言、衛紅影、沈幻羽三人,則彼此互換了一個眼神,由季思言羞答答地開口:「萍姨,我和紅影、幻羽三人都十分感激您先前對我們的好意安排,畢竟那時我們都遇上了生命中的轉折,正是最需要人幫助的時刻,而您就是唯一伸出援手的再造恩人!

 當初我們並不知道您的計畫,而在不知不覺中住進了這間華屋,在生活細微中漸漸成了『水雲軒』的一份子,在此讓我們分別由不同環境出身的三人,同時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溫馨及濃厚的人情味,甚而於此結識了後半生得以相扶持的伴侶。
萍姨,這點點滴滴的恩惠,我們無以為報,只能微不足道的答一聲謝!」

 練雲萍看著季思言纖細的身軀被長子厚實的雙臂圈住,不禁感到安慰,就好比自己的女兒找到幸福般開心,她點點頭道:「小言,打從第一次與妳見面,萍姨就信心十足認定妳絕對會成為我的兒媳婦,所以對於妳遭遇痛失雙親的苦,萍姨便覺十分不捨,也希望能將幸福捧到妳手中,讓妳能夠感受這溫暖的感覺。

 雖然,在一開始萍姨是私心的想為自個兒的兒子牽起姻緣,但萍姨心中仍存有不安的情緒,可是在見到妳之後,萍姨便放心了!濤兒,媽命令你,終其一生都得以讓小言幸福為人生宗旨,要是哪一天小言哭著來找媽咪訴苦,媽就唯你是問!聽到了嗎?」

 「媽,您放心!絕對不會有那一天的!」石雲濤親暱地摟著季思言,對母親許下諾言;他亦相當欣慰母親對思言如此疼愛。

 「最好如此!」練雲萍對著長子佯裝嚴厲的斥喝。

 

 一旁的沈幻羽偷睨了石雲磊一眼,頓時玩心大起,忙不迭地對未來婆婆告狀:「萍姨,小磊哥哥每回都捉弄我,害我掉了不少眼淚,萍姨您一定要為我主持公道啊!」

 「喂!幻羽,是妳自己禁不起我開玩笑,怎麼可以逮到機會就惡人先告狀?!媽,您也要替我論個公平,不能只聽這古靈精怪的丫頭的片面之詞,就不明不白的定了我死罪呀!」石雲磊沒料到沈幻羽竟然馬上就來個陣前倒戈,『含血噴人』的為自己定了莫須有的罪名,他可不想當岳飛!這個死丫頭!待會非得打她一頓屁股不可!真是太可惡了!

 「好了、好了!你們倆別鬧脾氣了!小磊,你也真是沉不住氣!你難道看不出來幻羽是在捉弄你嗎?她會和你惡作劇,八成是因為你平時就愛捉弄她,現在嚐到現世報了吧?!你喲!這麼大個人了,還不知收斂自己的脾氣,活該教幻羽耍著玩兒!幻羽,妳別怕!要是待會小磊打妳屁股,就告訴萍姨,萍姨會好好治他的!」練雲萍對上幻羽和么兒這對歡喜冤家,真是又氣又好笑。

 看著幻羽對自己作鬼臉,石雲磊直覺得不公平,但瞧見母親那沒得商量的表情,又只得敢怒不敢言的作罷。

 

 衛紅影盯著沈幻羽那副得意模樣,委實看不下去,便出聲制止:「幻羽!妳別太過分了,做人要見好就收!」

 聽到衛紅影警告的語氣,沈幻羽只好收起自己嘻皮笑臉的態度,沒辦法!誰教她最怕的就是紅影姐呢!而石雲磊則感激的以眼神向衛紅影答謝,終於有人出來替自己主持公道了!他暗忖。

 練雲萍這廂聽聞衛紅影出聲,便轉身面向這名原就令她十分關注的兒媳婦人選,仔細端倪一番,良久才緩緩開口:「紅影,萍姨瞧妳面容氣色好轉許多,想必那一些個惱人的雜事都已處理完畢了吧?!三人裡頭,最叫萍姨擔心的就屬妳了!

 先前初初與妳會面時,妳的氣息憂鬱得令人心疼,如今那股愁雲慘霧都已不復存在,這才讓萍姨心頭那塊大石安心卸了下來!浩兒,紅影曾歷經許多事,是我們所難以想像的,媽希望你能用你的寬容呵護她一生,不要再追究過往種種,那些已逝的往事,就讓它隨風而逝吧!能夠好好把握現下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你要好好對待人家,不可辜負媽的期望,相信你能深刻體會媽言下之意。」

 衛紅影教練雲萍這一席感性的言詞感動得紅了眼,心有所感的不知說什麼好,只得頻頻點頭,哽咽不已。身旁的石雲浩瞧見心愛人兒泣不成聲,更是將原本摟住她的雙臂圈得更緊,啞聲向母親道:「媽,您的苦心我和紅影都明瞭,您請放心!在我有生之年,定會盡全力保護我心愛的女子,絕不讓她受到半點委屈!我會好好珍惜紅影的,媽,謝謝您!」

 

 衛紅影親耳聽見石雲浩對自己的深情告白之後,亦淚眼婆娑地對練雲萍開口:「萍姨,一生之中最令我感到慶幸的,便是做了住進『水雲軒』的決定!在這兒,我找回了自己原有的自信與尊嚴,讓我能無所畏懼的重新走向陽光裏,面對週遭美好的人、事、物。

 而萍姨您對我的尊重與肯定,更是讓我下定決心摒棄過往晦澀人生的重大因素!您知道嗎?萍姨,我真的好感激您!這一份感激的心情,複雜得難以筆墨形容,只有身處其中才能深刻體會。

 浩,遇見你則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因為有你,我才能重新審視自己曾經千瘡百孔的心,才能做個『有心之人』,而不是每天渾渾噩噩地過著強顏歡笑的日子,我真的好慶幸!也好開心,更想對你說句:我愛你!

 末了,我想祝福我們三對終成眷屬的情侶們!我們的愛情故事讓我興起靈感,想動筆寫下一部屬於我們的『情史』,以供日後能夠時時甜蜜回想我們此刻難以言喻的心情。」

 「真的?這個提議簡直棒呆了!紅影姐,妳要爲這一本『鉅作』題什麼名稱呢?」鬼點子最多的沈幻羽,一聽到衛紅影語末的主意,便開心的第一個舉雙手贊成,其餘眾人亦微笑點頭默默附議。

 衛紅影偏著頭沉吟了半晌,隨及端詳眾人的神情後,徐徐吐出話來:「就叫『情定水雲軒』吧!當作我們幾位的一個美好紀念。」

 

 窗外明月高照,潔白的月光灑了滿地,映照滿室光明、歡樂--

 

 

 文by覺非/【全文完】

 覺非歇後語:故事總有終結的時候,但是人世間有許許多多的故事才要上映,我們還有大把的時間創造出更多美好的人生劇場,再會~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