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拾綴 > 育兒|大腦需要快樂學習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學習本來就應該是快樂的,如果長期高壓下逼迫學習,反而逼迫了大腦,會讓大腦產生抗拒,更不用說能夠好好吸收新知了。

寫不完的作業

Walter 自從上小學以來,我就覺得他日漸變化,他越來越不快樂。因為學習狀態的緊繃,每天都有許多要寫的作業,看似只有兩、三樣,但是對他這個本來就不愛寫字的孩子來說,實在太過逼迫。舉例來說,要他寫一百個國字,簡直要他的命,到最後肯定就變成「鬼畫符」的樣子;但若是你要他拼五百片的積木,他卻甘之如飴,因為對他來說,是又開心又簡單的事。

愛拼積木的小王子
今天一月份收到的新年禮
專心一致的組合積木
專心的組合中

在這裡我必須要先說明,Walter 從四歲開始已經檢查有 ADHD(注意力不足合併過動症,他屬於偏亞型人格),所以從小我就知道他不可能跟一般孩子那樣在課業上有高度的專注力,他喜歡並且能夠高專注力做的,都是他自己喜愛的。我當然可以強迫他用心去做所有同齡孩子都要做的事,可是我不樂意。雖然我對他採取半斯巴達的嚴苛教養方式、賞罰分明,可我還是不想就學習狀態強迫他。

因為單親媽媽的關係,我的收入並不豐盛,原本我是想要讓他在家自學的,可參考很多資料、諮詢很多相關人士,都建議我,除非我經濟力提昇,否則自學或是半自學,都會面臨很大的經濟壓力。

故此,當年我還是選擇了送他進入體制內的教育環境中,也就是一般的小學。在進入小學之前,我讓他在該校附設的幼兒園讀了兩年,才按正常程序進入他們的小學制。還記得在一年級學期開始前,我將 Walter 的狀況、以及 ADHD 可能會有的影響,都完全無保留的告知他們導師,因為同校的幼兒園也很瞭解孩子狀況,所以我自認已經做足了準備工作。

一年級整年過去,雖說有些狀況發生,但都還在忍受範圍內,可自從上了二年級,愈發覺得 Walter 的反抗心日益增長,他對要寫那麼多的作業開始有了很大反彈。從一開始的生活習慣對抗,到後來是對於學校作業的不願寫,最後則是因為無法承擔作業沒寫完的壓力,不斷撒謊欺瞞,因為他不想承認自己沒有寫完。雖然這種謊言輕而易舉就被拆穿,可是他卻不斷犯這種錯。所以,我心裡的警鐘大大響起,我覺得這種狀況真的不能再繼續,畢竟他的性格已經有些扭曲,長此以往只會毀了這個孩子。

這個月開始我就時不時向他的班導訴說,他的這些「走鐘」狀態,並詢問班導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協助 Walter?但他的班導給我的態度不是很正面的。我其實心裡覺得不舒服,但是也可以體諒做老師的辛苦,畢竟要設計教案、修改作業、配合學校各種活動,真的是很辛苦,時間可能也不夠用,所以我一直都很體諒 Walter 的班導。

因為元旦連假我們全家要去高雄參加我姐兒媳婦的受浸典禮(基督徒受浸歸入主名),順便可以遊玩一番,所以我在昨天晚上已經跟 Walter 班導報備,也聲明要多請一天假(1/4,週一),請班導進行登記。

但今天,我又收到了班導對 Walter 的抱怨,說是:今天在學校的小考「字體很亂」、「寫錯字沒有擦、直接亂塗改」、「非常不用心」!

Walter 小考考卷

Walter 小考考卷

Walter 班導的抱怨

 

但真正讓我感到怒火中燒的是 Walter 班導說的:『都沒有寫完功課,考試也亂寫,這樣還能去家庭旅遊嗎?Walter 的學習態度不好,在這個時間去玩好像在獎勵他?』

難不成我要因為學校的因素就把跟家人早前就定好的行程取消嗎?而且學生會有學習態度不好的情況,難道不是身為老師應該檢討的嗎?為何學生會被教到不想學習、不想寫作業?Walter 在幼兒園時期也不守團體秩序,但是卻很喜歡上課、喜歡做學校規定的作業。我心中的想法是:身為專業的老師的妳,難道不該想想為何學生有這麼大的變化嗎?難道所有的錯都在學生自己身上嗎?就算學習成績不好,難道就要賠上孩子的快樂嗎?難道考不好的學生、功能寫不完的學生,都不能跟家人外出遊玩了嗎?身為老師的妳,不從自身找問題,反而怪學生不好好學習,試問:哪一個小學生很愛寫作業?天生會讀書考試的?

因為我的憤怒,再加上 Walter 這整整一年半的變化太大,我也寫了以下的訊息回覆老師:

老師好,家庭旅遊早就已經訂定,不會因為 Walter 在校學習狀況而有所變更,而且這跟他的學習心態好不好完全無關。

坦白說他在上小學之前的學習態度都很好,我反而不明白,為何小學學校一定要讓孩子寫這麼多作業,反而造成孩子抗拒學習的心理狀態。

在他這個年紀,本來就應該好好玩,這時候的孩子本來也沒有自我管束的能力,外在不斷壓迫孩子的本性,反而破壞了孩子原本對學習抱持的期待,或許 Walter 不適合體制內的學習模式,我也不想再強迫他了。

如果學校和老師的教學方式只是一直不斷將教育部訂定的教案強行施展在每個孩子身上,那我下學期將決定不讓 Walter 入學,因為學校制定的教學方式、或是老師的教案方式對 Walter 而言是完全失去教育他的真正意義,好像只是為了應付作業、應付考試,而進入學校的,卻不管每個孩子的獨特性。

Walter 在國小的附設幼兒園念了兩年,幼兒園主任和老師,會針對他的獨特性去協助他、幫助他、鼓勵他,巡迴特教老師也很用心鼓勵他。

如果老師沒辦法接受 Walter 就是如此獨特的話,反而在心中不知不覺貼上這個孩子很難搞的標籤,那我的確不想再讓 Walter 受這種體制內的教育了。

這兩年 Walter 上了小學,原本愛乾淨、不說謊的他,不知從何學得生活習慣很差(變得不愛乾淨、不好好收拾),也不斷為了作業或學習問題不斷說謊,如果這就是體制內的教育影響,或是與其他同學生活的影響,那我寧可他不入校。

老師沒看過 Walter 之前在幼兒園的作業和作品吧,當時幼兒園老師和主任都對他頗多稱讚。他上小學之後,我聽得最多的是對他的指責和批評,長期處在這種環境下的小孩,又怎麼會快樂有自信?

我所以為的學校教育,應該是老師會想知道他教的學生是否真的有學習到知識,學習的心態是否正確、或者「做學問」這件事,老師給了孩子什麼樣的正向指導、正面能量,而不是填鴨式的輸入,這樣完全無法幫助到學生,反而把原本對學習充滿期待的學生推出了學問殿堂。

學習本來就應該是快樂的,如果長期高壓下逼迫學習,反而逼迫了大腦,會讓大腦產生抗拒,更不用說能夠好好吸收新知了。

因為 Walter 的大腦發展狀態,我長達三年多都在研究如何快樂學習,可是我能在家給他這個環境、卻無法延伸到學校、老師方面。

坦白說,學校規定每個孩子要背「弟子規」、「三字經」,我不知道出於什麼想法,就算背了又如何?老師會在課堂上向所有學生每字每句的釋義嗎?

我可以說,「弟子規」和「三字經」,我只要當時有空,就一定會解釋給 Walter 聽,他記得多少我不管,至少我不想讓 Walter 白白浪費了背誦的時間、卻不知道他背誦的詞句是什麼意思,也能透過釋義讓他了解真正含意。

有多少老師和家長會願意花時間在這些事情上面?

 

以上就是我給老師的訊息內容,只是把 Walter 的中文名字替換了,而班導看過之後只簡短的回覆了一句:『了解,我會尊重並配合家長對 Walter 的規劃。』,感覺老師的態度其實對我的「指手畫腳」很不以為然,只不過迫於無奈回覆罷了。

後來我跟媽媽、姐姐說了這件事,也討論好一會兒,當然她們對於班導說的話、以及態度非常不滿,可以說是十分氣憤,但我們並不會被情緒左右,媽媽和姐姐也說要我好好思考一下,後續如何處理比較好,最主要是怎麼做對 Walter 最好,而不是大人的情緒或是面子重要。目前我還在思索中,如果大家有意見,也歡迎留言給我建議,我現在真的很需要集思廣益。

 

今天是 2020 最後一天,表哥、姐姐都來媽媽家聚餐,我們要用美食、詩歌敬拜,度過這一晚,我也在此祝大家新年快樂,滿有平安,喜樂長存。

 

文 by 覺非╱2020 .好冷的跨年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 帳號都可以註冊,流程超快),按五次左鍵,就可以贊助我的文章,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

分享本文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telegram

相關文章

請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捲動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