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小說系列

靈異小說系列

照相機,一種現代科技產物,能夠用來記錄生命中美好的一切,只消按下快門,瞬間就能將人物、風景的影像捕捉下來,保存永久。

但在很久以前的『古人』將這物品視為奪取生人靈魂的『攝魂盒子』,人們害怕被它捕捉自己的影像神態,視之為妖物。

現在大概很少人沒拍過照了吧?但,自小在月光村長大的阿志卻從來沒拍過任何照片,一張都沒有。包括現代人應有的健保卡、身份證,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等的畢業大頭照;舉凡要用到相片的證件,阿志的位置總是由與他長得相似度達九成以上的弟弟阿旭代為拍攝。

所有會拍照的場合,阿志通通沒有參加過,也不許參加,家人統共替他向學校告假。也因為如此,阿志沒有朋友,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他對外的消息來源中心,就是阿旭。

對於這種不平等的待遇,阿志也不是沒有抱怨過的,只是他只敢在沒有人的私下,一個人在房間裏低語:為甚麼是我?

或許因為如此,阿志的性格養成相當陰鬱壓抑,對比陽光般的阿旭,那更有如雲泥之別。即使他們倆兄弟只相差一歲,但阿志楞是比阿旭老成許多,不知情的外人還以為他們是叔姪關係呢!

高中畢業後,阿志因為對讀書沒有多大興趣,也沒那個天份,又加上家人的牽制,他便自願放棄繼續升學,理所當然的留在位處深山裏的月光村,幫忙阿爸做些粗活貼補家用,閒暇時進村裏看看有無打雜的零工可作。

除去不愛說話的陰沉缺點,阿志其實是個吃苦耐勞的青年,不管大小粗活他都搶著做,也做得比其他人都來得負責,一年下來可也攢了不少錢,對家裡不啻是一大幫補。

十九歲這年,小他一歲的弟弟阿旭剛從村裏高中畢業,由於成績亮眼,順利考上了北城的大學,這對他們月光村來說可是一大殊榮,阿旭沒有甚麼留戀地,就收拾了簡便行囊準備告別生長了十八年的老家。

對阿志來說,自己唯一的朋友、也是最親的手足、更是從小到大的精神支柱,就這樣要離開了,心中的難受與苦悶是訴不盡的,但是又何奈?他只能眼睜睜地看阿旭離開自己的世界。

因為這一別就是半年之久,阿旭要到放寒假、過舊曆年前才會返家,於是阿志一家人決定到村裏最熱鬧那條街上唯一的一間照相館拍張全家福留作紀念,原本阿志以為阿爸阿母不會帶自己一起去,可這回阿爸卻主動開口:

「阿志,你也一起來吧!」

只見阿旭和阿母異口同聲的質疑,連阿志都很懷疑。

「阿爸,哥可以去嗎?」,「是啊,老頭,你忘記阿娘的話了嗎?」,「阿爸,我可以嗎?」……

「好了,我說可以就可以,阿娘的話都有全部告訴我,所以我知道甚麼時候可以照、甚麼時候不行,好了好了,擱不出門,店就關了。」只見阿爸獨排眾議,催促一家人出門上街合影留念。

【闔家相館】是月光村裏一間挺氣派新穎的店舖,也是唯一的一家照相館,大概也只能在月光村這樣的村落裏生存,畢竟城裡的人們早就人手一機,就連手機都有照相功能了,誰還會花錢去專門的相館拍全家福呢!

阿志一家人進了相館,除卻阿旭,其餘三人都有侷促的不安,或許因為三人都是太過老實的舊時代人吧!尤其是阿志,從小就被告誡要遠離照相機這種可怕的『攝魂盒子』,沒有任何因由的禁止,也因為他老實不懂得反抗質疑,所以今天全家人一同踏進照相館來,更加深阿志的惶恐,畢竟,他也從沒看過阿爸阿母拍過照。

倒是阿旭一人相當怡然自得,相機這種東西,他早就在校外聯誼時看過很多回、也拍過不少相片,雖然自己學校師生沒人帶進學校,但他想可能是大家低調不張揚的關係,即便他老覺得自己家鄉人老土。

這家相館阿旭也來過不少次,每次都是為了證件要用的大頭照而來,可是全家人一起卻還是頭一回。他記得相館老闆是女的,姓胡。

「呦,這不是阿旭嗎!怎麼,又來拍大頭照啊?咦,這是你爸媽和你常提起的哥哥嗎?呵呵……那可真是稀客呢!」胡老闆穿著復古,一襲合身粉藕色旗袍櫬得她膚色賽如雪,也不枉費她那副好身段。

「哎,胡姨,我們是來拍全家福的,因為我要去北城讀書了。」阿旭笑嘻嘻地對著胡老闆答話,精靈的眼光滴溜溜地快速打量了她一眼。

「全家福?北城讀書?啊……」胡老闆是明白人,一聽就知道怎麼做。雖然心裡感到有點可惜,但還是不動聲色轉頭過去吩咐攝影師準備,跟著就頗有深意的瞅了他們一眼,逕自往店後頭走去。

阿旭對胡老闆的反應一頭霧水,想追過去詢問,礙於身後的家人只得作罷。隨後被攝影師叫喚通知準備拍照,便不再深想,將剛才的異樣感覺拋在腦後,喜氣洋洋地和家人聚在一起拍下恐怕是一生難得的『全家福』相片。

攝影大叔一聲令下,按下快門,燈光一閃即逝,相片拍好了。阿志有點閃神,正準備轉頭叫喚人,還不及出聲,就讓阿爸阿母催趕著去櫃台等候領相片。即使阿志從來不曾拍過照,但也聽過洗相片沒這麼快速的,正想張口回嘴,卻猛然想不起是聽誰提起。

阿爸和阿母的動作很是快速,半是拉扯的牽住阿志的手,對著櫃台前風情萬種的女老闆疾聲:「相片洗好了吧?」

妖嬈的相館老闆笑吟吟地遞來一張已然完成裱框的全家福相片,跟著不發一語領著他們步出店門,注視他們離去的身影舉起右手緩緩的揮動道別。見他們的身形逐漸遠去,才回過身來進入店內,面若寒霜的微勾起嘴角冷笑自語:「果真是虎毒不食子呀!」

她站在櫃台內盯著桌上的那張『全家福』相片,上頭喜孜孜映著一張清晰人臉,那是阿旭,原本清楚的影像漸漸模糊起來,影像似乎有生命般的開始害怕,扭曲的面容好似想要掙脫相紙的束縛往外掙扎,然後無聲而驚恐萬分的吶喊著: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慢慢地,聲音和影像都緩緩淡去,終至消失;桌上留著的只是一張過度曝光的白色相紙,哪有甚麼人影?

走在回家的路上,阿志迷迷糊糊地腦袋一片混沌,他不記得究竟為了甚麼而下山,記憶彷彿有一大片是空白的,他萬分迷惘地看向阿爸阿母,像是在詢問:我怎麼會在這裡?

阿爸看著自己癡傻的兒子,向自己的老伴望去,很快的使了一個眼色,接著對阿志說:「我們下山進村子裏賣莊稼呀,你是按怎啦,這麼快就忘了?今年收成歹,咱擱牽一條水牛去賣,加在價錢不錯哩!」

「喔,難怪我剛老覺得有甚麼東西忘記帶了,阿爸,我的記性越來越差了,歹謝喔!」阿志聽阿爸這樣說,才恍然大悟,搔搔頭感覺怪不好意思的。

天暗得很快,才快到山腳下的阿志家路口,天色就全暗了。趁著阿志不注意,阿爸迅速回頭看了一眼,月光村的市集街上一片漆黑,哪來的熱鬧街景,荒涼破落的街上半個人影都無,更別提有甚麼專業相館的店舖了。

 

 

文by覺非/創作於 2009. 08. 31


覺非歇後語:前兩天說了這是之前創作《靈異小說》的漏網之魚,答應要放上來和大家分享的,現在就實現我的承諾。這個靈異短篇是我挺喜歡的故事氛圍,不曉得你們喜歡嗎?這段時間已經少寫文章,更沒時間創作小說,把以前的創作放上來晒晒也很好,祝大家在這個時有細雨的梅雨季節裏也能有個好心情 🙂


 飛翔於文字國裏的蝴蝶,我是愛寫文的女子,不要看我的人,請你看看我的文,那裡面全是我的心.和我想對你說的話……

 StartOver.回。到。原。點 https://carrieli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