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感謝

 許久未有消息的F捎來了問候。

 呵,他曾是我的最初,而我如今的境況羞於啟口,只得給他部落格的網址,讓他得知我的消息,這裡,有多少的不堪啊~

 F對我說,他替我難過,害怕婚姻的我,終究逃不開婚姻對我的摧殘折磨;是啊,是摧殘也是折磨,叫我憔悴如斯!

 他的信,我看了又看、反覆讀著,我的心,很酸很酸……

 我不知道能說些什麼,我只能對他說:祝你幸福!

 除此之外,再說不出別的了。

(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健康│誰喜歡生病!

 醫院,是許多人不願去的地方,當然,我也不例外。但是自從回到花蓮後,我卻必須時常往返醫院,儼然已成了醫院的常客,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

 進出醫院的原因,一開始是因為我之前在台北時帶兒子所造成的「媽媽手」的關係;去了醫院詳細做了檢查之後,才得知我是右手腕的筋嚴重受傷,必須長期做復健治療,在家中也需以熱敷來達到治療,這,真是十分麻煩的一件事,但卻不得不做。於是,那段時間我每天都與母親進出醫院做治療、並讓醫生定期追蹤;不過,這段日子,並未持續很久,因為我發現即使每天去醫院做復健,也很難真正根治,且由於每天早上都得十分早起,造成了我的壓力,其實可謂是「事倍功半」的。因為我的手傷,必須好好休息、避免拿重物造成二次傷害,所以我與母親研討後,決定不再去醫院進行復健,而是買了一套熱敷墊在家自行復健,並且讓右手盡可能的休息;經過了這段時間,我發現右手腕筋受傷的情形已有好轉,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因為之前嚴重的時候,我連提筆寫字都覺痛苦啊!還好,右手是救回來了。

(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心情│憤怒

 今天下午去媽咪介紹的髮廊剪髮,我一口氣將頭髮剪短到肩膀以上、耳下數公分的位置,並請老闆娘替我打內層次外層次一點點即可,如此頭髮比較不會那麼塌、看起來也比較有型,這是我之前在台北時常去光顧的髮型設計師建議的。

 在等待的當中(小小一間髮廊,客人又多,老闆娘一個人忙壞了),我打了一通電話給台北的他,因為前幾天我有傳簡訊給他詢問下月何時要辦手續的事宜,但他都一直沒回應,昨晚又傳了一通給他仍舊沒有回覆我,我很不安,深怕他又變掛了,所以趁著這空檔我趕緊打了通電話給他,想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沒想到果真被我料中了!電話那頭的他,態度強硬,甚至指責我根本不愛孩子、對孩子不聞不問、一心只想著離婚、對孩子的未來完全沒安排,這真是太過分了!我人在髮廊不能大聲多說什麼,於是我只好忿忿然跟他說我晚點再給他電話。
(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心情│思念

 除夕前幾天他將孩子帶來花蓮,其實我知道他只是想以孩子來軟化我、希望我能打消離婚的念頭,但我的態度十分強硬,我更氣他為何要如此折騰孩子、這樣一路奔波到花蓮來。為了杜絕他的妄想,我未見他與孩子,我想我的態度足以表示我離婚的堅決了。

 隔日上午他再度來電,說是要帶孩子回台北了,問我要見孩子否!?我簡訊回覆他:若你一日不解決這件事(辦理離婚手續),我便不會見孩子,請你不要卑鄙的拿孩子來當手段。隨即他便來電了,馬上要我別掛斷電話,他只是想讓我見見孩子,他知道我很愛孩子,而孩子也很想我。並且他也知道這次他再無法挽留我,他會安排三月初的時間與我辦手續,如果這是我要的結果,他會給我。我只回說:別忘記你說的話,屆時別出爾反爾!但其實我內心真正想說的是:你以為現在的軟言軟語便能令我回心轉意嗎?哈,未免太天真了!他又說:三月初會安排的。我則馬上回說:你在之前就要給我通知,我還要提前訂票北上,到時別再臨時變卦!他回答:好,不會的。
(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心情│心死

 承認吧,你是一個膽小鬼!這麼忐忑不安,只是因為你對未來的不確定有著強烈的不安感,你害怕,所以你的心緒紛亂不已,所以你時常陷入莫名的怔忡而無法自拔;因為將近八年的時間,所有的回憶都是共同的,所以你只要看到一點類似的情景、事物,就勾起你的點點回憶。就承認吧!那又如何呢?這不是正常的嗎?原本你就與那個人共渡了將近八年的光陰啊!有什麼好否認?就因為有那些過去才有現在的你,承認它又有什麼好難為情的呢?越不去面對,反而越無法走出陰霾,所以…就大方承認吧。

  (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心情│結束與開始

 終於還是走到這個局面,結束了這一段長達近八年的感情與一年多的婚姻,我失去的不只一個心愛的孩子,還有我八年的青春歲月;投注無數的心力和時間,到頭來換得的是一段破碎的婚姻、骨肉分離的悲痛和我逝去愛與熱情……

請不要再問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想再去重新回憶,我的心很痛很痛,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已經身心俱疲。從沒想過我會成為一個失婚的女人,當初下定決心走入婚姻,我就以為能長長久久,因為我從來不是相信婚姻的女人,會做出這個決定就代表一生不變,但最後竟只落得一身的狼狽和難堪的收場,我的心,碎落一地、再也無法縫補。

(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Close Menu